您的位置: 长乐新闻网 >> 文学艺术 >> 正文

载情入歌

http://www.clnews.com.cn  2013-07-03 09:47:52   来源:长乐新闻网  【字号

  “人生风景在游走,每当孤独我回首”这是我偶尔看到的远在美国的表妹的个性签名,有些惊讶,表妹小我好几岁,属于八零后,竟然也听这首歌,也喜欢这首歌。这是车继铃的唯一成名曲,八零之后,应该很少人听过,关于这首歌,我知道它,应该是多年前一次K歌,一个朋友兴起点唱,音乐响起,灵魂深处就已被击中,相见恨晚!

  不肯回头所有的爱都错过

  别笑我懦弱我始终不能猜透

  为何人生淡漠

  风雨之后无所谓拥有

  萍水相逢你却给我那么多

  你挡住寒冬温暖只保留给我

  风霜寂寞凋落在你怀中

  人生风景在游走

  每当孤独我回首

  你的爱总在不远地方等着我

  岁月如流在穿梭

  喜怒哀乐我深锁

  只因有你在天涯尽头等着我

  它有个很感性的歌名《最远的你是我最近的爱》,好歌总像在缓缓叙述一个故事,而这个故事一定十分合称背景音乐,我安静地聆听、思考,置身其中,感受、回味。初次遇见的心情,多年后你都不会忘记,我想,永远也不会忘记吧,不会忘记的或许还有当时自己的状态,也许遭遇了一场情变,也许人生忽然迷惘,也许感觉工作重压,也许有了远走天涯的冲动..........

  多年前的我,很喜欢唱歌,应该说从小一直很喜欢唱歌,只是这几年因为工作、因为生活的重担,同时随着年岁增长,渐渐体会聆听未必不如歌唱,所以,如今的我几乎没有放歌的热情和冲动了。但依然会独自随着歌曲摇摆,依然会伴着音乐阅读,依然会让电台情歌叫醒我的耳朵.....只是不唱,却不是离开!

  我记得自学的第一首歌曲是《种太阳》,那是从电视上看“鞠萍姐姐”教唱的,小不点的我很认真地跟学,学会后的那几天哼个不停。每次夜色笼罩着空旷的宅院,独自在家的我便欢喜地洗着碗,唱着歌........或许年幼的我,那时就学会有情趣地生活。后来,长大了,做卫生,洗衣做饭,看书写信,一定会有音乐伴奏左右,这样即使枯燥的家事也会变得轻松愉快。我相信,好的心情,为家人奉献的饭菜不但可口,也会让食者开心,而洗出的衣服也会特别清香。

  我们的生命年轮其实就是伴着每个时代的歌曲一圈圈圆满,幼稚园美丽的女老师载歌载舞的《小草》;小学时代的《采蘑菇的小姑娘》;是中学的《十七岁的雨季》;周华健的《朋友》;周杰伦的《菊花台》……岁月虽然老去,但这些记忆永远也不会褪色。

  一次登山锻炼的途中,两个中学男生边骑车边攀谈着音乐,其中一个说道“现在谁还听周华健啊,过时了哦”,另一个男生很赞同地附和着。当时,我在他们身后,会心的一笑,被稻田那边的凉风吹得很远.......当时很肯定地确定自己是OUT了,但我至今依然喜欢去搜索去翻听那些我那个时代抑或先于我那个时代流行的经典声音,比如黑豹乐队的《无地自容》,比如BEYOND,还有罗大佑.....那些歌曲赋予的深刻和深远,绝不仅仅是现在流行的肤浅情爱纠缠。

  每次坐弟弟的车,他永远放着华健的歌,你可以很确定相信他是八十年代早期生人。我相信,现在喜欢《双截棍》的孩子,过十年二十年,绝对不会还在自己车里天天放着周杰伦的哼哼哈兮...........

  (作者 陈燕琴)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