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长乐新闻网 >> 文学艺术 >> 正文

溪流与顽石

http://www.clnews.com.cn  2013-09-24 10:30:52   来源:长乐新闻网  【字号

  在龙潭晓瀑的风景里,有一道景极容易被人所忽视——清澈的溪流与默默的顽石。因水的清澈,目光才把它忽略;因石头的坚硬,才没留住踏行者的脚印。但水与石不在乎世界如何变幻,总把自己的一生的清白与坚毅,交给了大山,交给了溪谷。

  清晨,从暗处倾泻下一束光缠着溪流不放,制造出各种媚色姿影,让顽石跳入溪谷,任凭顽石怎样抵挡,都摔不开溪流的缠绵与激情。阳光甚至还嫌四周还不够热烈,以辉煌的色调把坚硬的石头灼热,让透明水用粼粼波光诱引,让顽石为溪流打开一道笑声向远方送去。此时,太阳看累了,本以为入睡就可以免除潺音的干扰,可月光翩翩幽柔,照亮溪流与顽石继续唱响山歌。

  这一首山歌唱得龙潭豪情奔放。水在岩石上一波追赶着另一波,如山地急行军,脚下弹奏着激昂的进行曲,让绿伸出根,渴望淌入水一同前往。溪流却带不走一棵棵树木的心愿,只留下风的呼喊,让森林边摇边感叹:水养育了自己,只能守候着一片绿,却迎接不回恩人的一眼回望……这美好的夙愿,只有坚强守候的顽石知道,它以自己独特的方式,把泪隐藏心中,用洪亮的话语放逐在溪流中,目送心爱的恋人远行。

  此时鸟飞来了,它衔着一枚绿站在顽石上,用嘴啄开一朵浪花,品尝溪流甘甜的味道,还不忘用清澈的水洗漱一下羽毛,让身体更轻盈些,栖息在绿树上,目睹一场鱼儿在潭水中竞技比赛。鸟儿们的欢呼,掩盖了溪流与顽石演奏的曲调。

  风儿总是来得更晚些。它虽不能用冲动的语言在顽石上雕刻什么,但它却能轻轻揉揉地抱起溪流的妩媚笑声。可它一用力,只是以笑开的柔情,洒在顽石上。风的兴奋,还要挟雨而来。激动的溪流,竟不顾相思成灾的情感,一直倾泻往下冲去,成全了顽石救美的心愿。

  因为有了溪流,山才不枯,石才不死,树才大胆地绿,鸟才奋力地飞。其实溪流对于自己并没有什么要求,也不知道它们是谁。而它总是向前推,向前走,向前看,走累了就坐在潭中歇息,与顽石交流情感。但水总也不忘积长下力量,继续向前奔去或从顽石上跳下,这种凛然的壮烈,给顽石留下一生沛然的美。

  虽然溪流的激情,感动不了顽石的淡漠,但它仍以坚毅的表现,欢乐着自己。

  在无言的素描里,溪流拒绝了与世隔绝,而顽石固守着本份,寂寞在山中,在谷底,让溪流在自己身边或身上淌过。它不怕汹涌,只要能从溪流中凸出一点脚踏过,就感到很充实,也不计较是否被发现或遗忘了……

  (作者 李贤松)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