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长乐新闻网 >> 文学艺术 >> 正文

你“浓浓”的爱

作者 张伍兵

http://www.clnews.com.cn  2018-07-05 16:16:35   来源:长乐新闻网  【字号

  马上要到巷口了。“怎么又这么晚?晚自修不是早下课了吗?”父亲一定又会在那里等候,见到我一定还会这么问的。

  时间这东西真奇怪,上课时为什么不走快一点,而我不过就是在晚自修下课后和同学多聊了几句就已经10点了。

  在巷口的路灯投下的那片昏黄中,立着一个和我差不多身高的父亲。“怎么又到这么晚才回来?”“没什么,和同学多聊了几句。”我埋头走路,身后父亲的影子被灯光拉长,又缩短。“不到9点就下课了,怎么……”“爸———再过几天我就十八岁了,怎么还把我当小孩子?”“小孩子?这么迟了还不回家?”“什么?才10点多啊,这也叫晚啊?”“什么10点多?别人早都睡了……”

  我知道,我想在生日玩通宵的计划要泡汤了。

  父亲的步履越加蹒跚了,尽管我不断放慢脚步,可父亲仍落在我后面———记得小时候,都是我跟在父亲后面走的,那时还不断催父亲走慢一点呢。

  十八年了,时间的纵向运动很快,也很慢,可横坐标却仅仅局限于周围这两三公里的世界———从小到现在,只要超过放学时间我还没有回家,父亲定会满世界大街小巷地找我,有电话之后就改翻遍电话簿打电话满世界地找我。

  那次同学生日,我忘了跟父亲打招呼,结果我玩了一天,傍晚回家时才得知父亲因为我的“失踪”而四处奔波,饭也没吃觉也没睡……

  父亲的脚步声缓慢而均匀地响着,我回过头瞥见昏暗的灯光下,鬓角似乎又白了不少。路灯昏黄昏黄的,我回想起若干年前元宵节父亲给我买的那盏花灯,他从来没有给我买过玩具,这盏花灯是惟一的。花灯可以为我照亮生活的道路,这也许就是父亲送我花灯以对我未来的希冀吧!而路灯呢?它夜夜亮着,可不知能否照亮夜夜等候我回家的父亲的未来呢?  “赶快去洗澡,都快11点了,洗完澡赶紧去睡觉,别着凉了……”“知道了……”我不耐烦地应着。

  这么久以来,我一直搞不明白父亲给予我的爱究竟是种怎样的爱。溺爱吗?可他却总告诫我要自立自强。真正的父爱吗?可他却总是把我当小孩子,在他的眼里,我就是一个永远也长不大的小孩。

  我开始有些恨父亲了,他什么时候才能不把我当小孩看待呢?再过几天我就要满十八岁了,难道我还要事事都要父亲为我开路吗?在父亲的庇护下,我是可以快快乐乐地成长,至少没有那么多东西可操心,我可以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人。可……那不是我想要的,那样的生活是父亲的生活,那样的路,是父亲的路,而不是我的,那样的爱是父亲给子女的爱,而不是一个生命对另一个生命,对一个活生生的,有思想,有情感的人的爱,这样的爱并不会让我感觉到幸福,只会让我窒息。

  什么时候,我才能摆脱这样的爱呢?“浓浓”的爱。我想,我也只有承受。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