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长乐新闻网 >> 文学艺术 >> 正文

严厉的母亲

作者 七月

http://www.clnews.com.cn  2020-05-15 16:14:46   来源:吴航乡情  【字号

  “依妹,你是跟爸爸好还是跟妈妈好呀?”这应该是所有孩子都回答过的问题。毫不避讳的说,在我小的时候那绝对就只有一个回答:爸爸好!

  我的母亲是位人民教师,跟着她在学校里长大,记忆中满满都是学校的风景。每当妈妈到教室里上课,小小的我就会在隔壁的老师办公室自顾自地玩耍,百无聊赖之后,便蹑手蹑脚地跑到教室的前门,猫着腰扒拉着门框朝门缝里面探头,活像一只偷油吃的小老鼠。紧接着就引发一阵哄堂大笑,惹得我满脸通红,害羞地跑到走廊尽头,双手捏着衣角不知所措。这时,妈妈走了过来,严厉地告诉我,你不能影响哥哥姐姐上课!为了她的学生而责怪自己亲女儿的事情不胜枚举,所以我曾经委屈地大声哭诉,妈妈你的眼里只有你的学生,没有我!现在想想,那时的我望着母亲走进教室的背影,在阳光的照耀下,身上仿佛萦绕着光晕,我小小的脑袋里,已经有了懵懂的憧憬,却不自知。

  用严厉来形容母亲最恰当不过了。有件趣事到现在每每与母亲谈起,都会不禁莞尔。小时候的我非常调皮,疯起来什么事情都抛之脑后。这不,有一次我竟然把吃晚饭这事儿给玩忘了。当然也想着,反正也会有饭吃,先玩再说吧。当我玩够了回到饭桌,看着没有一个碗碟的桌面,愣住了!母亲冷漠地说,饭点过了,没得吃了!虽然惊讶,但是肚子也不饿,就无所谓地离开了饭桌。结果,睡觉前肚子咕噜咕噜地叫个不停,饿得我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这时,母亲的房门开了,我便挪着步子走进她的房间,小声地说道:“妈,我好饿。”“热啊,去把空调开了睡!”面对“冷冷”的母亲,我默默回到自己的房间,打开空调,躺回了床上。望着天花板那个白色灯罩上的花纹,感觉这怎么那么像拔丝芋头呢?想想不行,这脸面不要了还不成吗?鼓起了勇气,再一次来到母亲面前,口齿清晰地表达:“妈,我是饿了,不是热。”母亲噗嗤一笑,领着我来到厨房,拿出葱饼跟一碗热牛奶说道:“下次还敢不敢不吃饭?记住什么时间就该做什么事情!”我赶忙坐上饭桌开始狼吞虎咽,之后的日子里,我再也不敢忘记吃饭的时间,养成了好的习惯,身体倍儿结实。

  母亲总是扮演“黑脸”角色,严厉又不近人情。不准吃街边小摊、不准吃冰棍、不准迟回家……

  汪国真在《母亲的爱》中写道:“我们也爱母亲,却和母亲爱我们不一样,我们的爱是溪流,母亲的爱是海洋。”作为子女,我们对于这份爱总是理解得太慢,但不会太迟。我很自豪,我有一位从事光辉职业的母亲,她对学生爱得细致;我很感恩,我有一位润物细无声的母亲,对她的女儿爱得深沉。

  愿我的母亲喜乐顺遂,一世安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