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长乐新闻网 >> 文学艺术 >> 正文

跪着服务的荷兰空嫂

http://www.clnews.com.cn  2014-09-23 08:16:42   来源:长乐新闻网  【字号

  去年暑期,我有幸受在法国工作的一个学生邀请,和妻子于8月上旬前往荷兰、意大利、瑞士、法国参观访问。从厦门前往阿姆斯特丹的11个小时飞行途中,虽然身心较为疲劳,但由于感受到来自荷兰皇家航空公司空嫂跪着为你服务的感动,使我们的行程充满了幸福和快乐。

  荷兰空嫂跪着为乘客真诚服务的情景,让我感慨万千,不知是因为她们个子高的原因,还是因为她们的服务习惯。总之,你有不明白的地方,她们总是微笑着,跪在你的身旁,悉心地讲解着,指导着,用手势和生硬的汉语向你解说着。即使听不明白,也没关系,因为我们享受了她们跪着为你服务的皇家礼遇。她们的微笑,她们生硬的汉语,以及对中国人的友好,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由于飞机晚点,再加上要坐整整十一个小时的飞机,很多人都感到难受和疲劳,空姐中有两个是中国籍的,其余都是荷兰的空嫂,年纪稍大身材稍胖,但服务态度极好。

  我第一次坐长途飞机,心中难免有好奇与新鲜感,在飞机上,我可是生龙活虎的,没有一点儿的疲惫。特别注意到那三个特征尤为明显的空嫂,那个稍胖点的,留着一头褐色的齐耳短发,显得特别精神,方方正正的脸庞始终带着微笑,体重至少在75公斤以上,也不知道她的腰部在何处;那个稍瘦点的,个子有1米78左右,她穿着高跟鞋,更显得高挑了,金黄色的头发,不长不短的,脸上浮着迷人的笑,向询问她的乘客娓娓细语着;那个不胖不瘦的,留着的长发金黄得灿烂,盘在头上高高地耸起,她正在向乘客们示范着飞行注意的安全事项,动作既标准,又带着舞蹈的味道,眯眯地笑着,笑着。

  由于飞机上有很多设备,都用英文和荷兰文标示,我根本看不懂,特别是电视,不知怎么调到中文频道,于是我向那个稍胖点的空嫂招了招手,她笑盈盈地过来了,我坐在过道的位置上,她就静静地跪在我的身旁,不厌其烦地指导着我,直到我熟练地运用了,她才慢慢地站起来,又为下一个乘客服务了,我用英语和汉语连说了几声的谢谢,她好温柔地说着:“不客气。”

  到达阿姆斯特丹的的过程,飞机航线大约是从厦门往北飞,从天津折向西部,从内蒙向俄罗斯方向飞行跨越亚欧两洲,从飞机窗口向外看,  过了一大片沙漠,估计是阿拉伯地区或阿富汗、伊拉克一带。我无法看懂电视上的文字标示,那个不胖不瘦的空嫂带着迷人的笑款款而来了,她半跪在我的身旁,教我如何转换到中文说明,她用她的纤纤细手在屏幕上触摸着,直到全部转为中文说明后,她才慢慢地起身。

  这次飞行途中有一个才六个月大的小男孩,在飞机上一直哭,那个带他的男人应该是他的爸爸吧,他无可奈何,不知怎么办。那个稍瘦一点的空嫂,跪在小孩爸爸的身旁,细心的查看着孩子,可能是小孩尿了一身吧,她帮着把小男孩抱到卫生间,换了尿片,后来有一两个小时,小男孩静静地睡着了,不哭也不闹。

  那些空嫂们乍看象是40来岁的少妇,其实她们的年纪也不过30 来岁。

  后来又经过一大片群山和湖泊,到达阿姆斯特丹时,向下望去,一大片绿色的平原,荷式建筑栉次鳞比,欧味十足,到荷兰时间是晚上十点,太阳还没下山,真是有趣。

  下飞机时,我特意和那两个跪着为我服务的空嫂握了握手,用不太标准的英语向她们表示感谢,我不知道她们经常这样跪着,膝盖是否会受伤。总而言之,我是感动得有些泪眼朦胧了。

  (作者  浊霖)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