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长乐新闻网 >> 文学艺术 >> 正文

写兰

http://www.clnews.com.cn  2015-01-16 16:34:52   来源:长乐新闻网  【字号

  我家客厅很小,很少有来客。不会“有朋自远方来”。也没有“不亦悦乎”的感觉。居家过日,见奇不怪、与人无争。

  在阳台、楼顶、寻觅空间,种种花草。平时辛勤拾掇,也算认真,其实并不谙此道,仅聊以自娱。

  清明时节。少时朋友吴兄回乡祭祖,偶而光临寒舍。见房前、厝角,红红绿绿,点点缀缀,颇见热闹,还哼哼几句赞美。

  然,涉足门外,却撂下:“家家桃柳却无兰,欲访幽宗定在山。”介于客气还隐去了“市廛不是高人住”这句。意在讽喻,你家居然居无兰,太过寻常无品了。为此,急切买办了两盆兰草以补羞,依然不知名号,含糊塞责以了事。

  兰,以花香为绝,碧叶修长,婀娜。

  兰,有清奇、端正、超群、谦和的美誉。

  我慕兰已久,始于读屈夫子文章,敬夫子高洁、典雅,尊兰为上大夫。于是乎!满屋皆吊兰,当明白吊兰非兰时,弃之。而恳诚养真兰,唯技艺太差,呵护不善,每日浇淋,反类枯槁而斑斑点点,又弃。

  置今无兰,贻人笑柄,奈何?缘由又为谁知?

  反复思之,心诚未必愿遂。又何也?曰:诸事欲达,当先择其良莠、知其生性、适其惯常、至诚还须周到才行。

  养兰之道,亦交友之道。

  兰为淑女,兰乃君子,善待之。

  附:《幽兰》: 昨日寻春出禁关,家家桃柳却无兰。 市廛不是高人住,欲访幽宗定在山。

  (作者 黄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