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长乐新闻网 >> 文学艺术 >> 正文

表妹的婚事

http://www.clnews.com.cn  2015-03-20 09:42:07   来源:长乐新闻网  【字号

  过年,照例是我们这个大家族团聚的日子。大家族的成员们在外奔波了一年,散落各地。一到正月,就像珍珠一样被姑妈一粒粒串起来。姑妈是我们这个大家庭里目前位置辈分最高的老一代。姑丈早早过世,三个女儿由姑妈一手拉扯大。姑妈颇有大家风范,里里外外一把手,为人处世毫不含糊。姑妈家的三个表妹,在我们家族里是传奇一般的存在。年龄前后差几岁,又都有正式工作,出落的一个比一个标致,被成为“三朵金花”,让姑妈人前人后赚足了面子。

  这一次的聚会,姑妈却不像前面几次,喜不自禁,而是唉声叹气,在我们几个小辈面前也忍不住倒起了苦水。

  大表妹大云在长乐一家国企当中层,国企是垄断行业,工资福利相当优厚,大表妹强势能干,工作顺风顺水,个人生活却屡屡受挫。眼看年届四十,才在媒人的撺掇下嫁给在私企上班的大雄。大雄和我同龄,四十有五,在长乐一民企担任中层,只有工资,没有股份。这在极注重分红的长乐人眼里,是极不可思议的。刚相亲那会,姑妈其实不大乐意,不过想想表妹都老姑娘了,也没多加阻拦,结果表妹和大雄一来二去,就这么决定结婚了。姑妈天天盼着大云结婚,真要结婚了,姑妈却百般阻挠,大雄老家在长乐一个偏远小镇,两层楼房,下雨漏水,刮风要倒,是那种老式木头房。姑妈要求大雄买了房子再结婚。大雄从年近八旬的父母那东拼西凑,怎么也凑不齐首付。大云倒是急了,告诉姑妈,她一定要嫁给大雄,有房子结,没房子也要结,大不了就住乡下老家,反正路是她自己选的,走错了也不会怪姑妈。大姑妈就这样看着大表姐义无反顾的嫁人了。半年过去了,一到周末,表妹就收拾好行李,坐上去乡下的公交,到了终点站,再摇摇晃晃的做上三轮车,走进那间老屋。

  眼下,更让姑妈发愁的是待嫁心切的小表妹小云。小云在市区一家事业单位上班,认识了来自湖南的小朱。小朱从湖南郴州招考过来,两人私下偷偷谈了两年恋爱,才向姑妈公开,已经被大表妹打击的有点消沉的姑妈一瞬间又缓不过来了。小朱是家里独子,父母都在郴州乡下种田,对于小朱落户长乐,成家立业一事毫不干涉,不过,在经济上也提供不了任何支持。姑妈觉得,她又一次和房子杠上了。吸取大表妹的经验,她把户口本藏了起来,并且偷偷打电话对小朱,表明有房子才嫁女儿的决心。于是周末看房成了表妹和小朱约会的主要内容。长乐市区的房子他们是指望不上了,于是转移目标,去看乡镇的房子。城区附近乡镇的房子倒是买得起,但是小云总是能从中发现各种缺点,位置不好,配套设施不全,户型不好。就这样,未来的小两口一到周末,就坐上公交车,奔波在长乐的路上。小云和我最好,从小就爱跟在我屁股后面当跟屁虫。吃团圆饭的时候就坐在我旁边,叨叨她这些烦心事给我听,数落妈妈的苛刻,叹息小朱的不易。看着小云原本充满少女梦幻色彩的漂亮脸蛋像染上一层灰,我忍不住告诉她:“十几年前,我刚结婚的时候,也以为只要有爱情就可以了。可是,现在作为一个父亲,我理解你的妈妈,我也希望你能拥有稳定的生活,少走些弯路,对女孩子更幸福些。‘”二云看着我,一字一句的说:“表哥,你已经成为我最讨厌的那种人,你和这路上走的每个人,没什么两样。

  亲爱的表妹,谢谢你,我知道我就这么毫无防备的失去你最单纯的信任。但是如果还有一次机会,我还有告诉你,你没有错,你妈妈也没有错。生活把我变成我自己曾经也是最讨厌的那种人。这并不是什么可耻的事,当你满负爱和责任,面对生活滔滔洪流,你会和你妈妈一样,变成个斗士,外表虽凌冽强大,内心一样有蔷薇,有丘壑万丈。

  (作者  陈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