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长乐新闻网 >> 文学艺术 >> 正文

多情自古江南雨

作者 郑艳玉

http://www.clnews.com.cn  2016-01-24 09:59:03   来源:长乐新闻网  【字号

  江南的雨,如烟似雾,轻轻而斜斜,柔柔且绵绵。滴在人的头上、眉稍、发丝,冰冰凉凉,濡湿记忆。流眸顾盼中,是否有一份难舍的情怀?杏花微雨中谁的记忆在飘飞?谁的如花笑容在执手相对中砰然凝固?谁是唐诗宋词中缱绻走出的多情种子?谁又高楼望尽,在琵琶弦上轻拢慢捻如泣如诉地说着相思、点滴成泪化做雨丝?

  江南的雨,带着淡淡的惆怅。悠长的小巷,青色的石板路,湿润的空气。打把碎花小伞,看着剪不断的雨丝,满目凄迷。“试问闲愁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飞絮,梅子黄时雨”一直为自己能生长在江南而欢欣,可举手投足,轻颦浅忧里的柔媚怎么就没有戴望舒笔下的丁香姑娘清纯飘逸?同样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同样结着愁怨,油纸伞笔下姑娘的美渲染得淋漓尽致,而我只是一个迷失心情的女子,烟雨的凄清雨巷我走不出莫名的思绪,我不想在这样诗意的雨中伤悲,轻濛濛的雨适合我踩着高跟鞋,漫不经心地走着,不要担心路有水洼,眯着眼,只要走到小巷的尽头,转个弯,就能听到大街上热闹的喧哗声刺耳地弥漫起,红尘多繁华啊,来来往往熟悉的乡音也许能温情你冰冷的心。可是,我为什么还一直徘徊着,一直在迟疑在驻足呢?看千丝万缕的雨丝,从天上扯下来,扯成一片梦幻,扯成走也走不出的落寞。听雨轻柔的声音,看春花在雨中烂漫,暗香盈袖,唯独我一怀惆怅,几瓣失落。

  江南的雨是轻盈婉约的,是属于才子佳人们的。“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依稀袅袅的烟雾里,水村山廓,几丝柳絮,清静的水面泛起浅浅的涟漪,仿佛有一叶乌蓬轻舟在湖面荡漾,微温的黄酒在手,带着菡萏气息的清风拂面,多情的才子佳人在吟诗作对,或隐隐约约、亦梦亦幻地轻歌曼舞,走不出的是梦境,牵不到的是红酥手,于是有人在雾丘烟峻处,青杏煮酒。梅子雨凉,溅湿了红豆相思满画楼。曾摘下那朵最轻盈的雨花送给有缘人,那时掬雨在手,雨瓣带露滴滴,雨心含情点点,点点滴滴若雨。情也悠悠,梦也悠悠,怎奈时光渐逝,人已老矣。回首江南,淡淡的,恍然一梦。

  江南的雨,飘飘忽忽的,落在我岁月深深浅浅的额头上,那微微濡湿的,是我昨日美丽而豆蔻的青春呀!

  如果想饮淡淡的离别酒,那么,只要吻吻天中的飞客,舔舔清清凉凉的感觉。如果你想吟一阙满是愁苦的诗词,那么,请随意吧!想哭就哭想笑就笑。只是,不要太过于沉缅旧事,往事终成镜花水月的虚幻。

  平平仄仄,柔肠百折也是情感。就如此时的我,撑着白底的碎花小伞,任一笼烟雨放飞心灵的纸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