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长乐新闻网 >> 文学艺术 >> 正文

我要背起你,成为你的全世界

作者 潘云贵

http://www.clnews.com.cn  2020-05-22 16:41:44   来源:吴航乡情  【字号

  这个夏夜很安静,此刻,耳畔只有空调在微微响动,我没有睡意,除了想你。

  老姑娘,你睡了吗?我正在灯下写信给你,若你知道了,可不要像过去那样责备我睡得太晚了。

  在记忆的远途中,叶子寄存着阳光的旧址,你身上却寄存了我最美好的光阴。而在我成长的庭院里,满地遍布的是你凋落的花枝,再也无法拾起的芳香,往土壤深处去,往曾经岁月去。

  25年前,我来到这世上,与你初相见。你原本可以更漂亮地出现在我的眼前,但为了我,你剪短了飘逸的长发,关上了安放化妆盒的抽屉,也不再顾及自己日渐走样的身材,你的少女时光再也无法复现,而你却无怨无悔,只求我一生平安。

  你年轻时是个文艺女青年,是全村第一个敢尝试火钳烫发的人,最喜欢染玫瑰色的头发,穿碎花裙,胸前戴银色的项链, 总听不腻的歌是邓丽君的《美酒加咖啡》,最爱的偶像是小虎队, 曾在墙上贴满了他们的海报。当你有一天老了,记不清年轻时的自己是什么模样了,就让我告诉你。

  如果不是家里人硬逼着你回家相亲,你或许又赶潮流去北漂了。过的肯定不是现在这样的生活。

  你嫁给我爸的那天,眼泪都湿了红盖头,不是因为结婚高兴,也不是因为要跟外公外婆分别,而是你觉得自己的人生就这样坠入崖底,再无青春波澜可言。我爸是个农民,穷得很,长相粗壮,脾气也暴躁。你因此不知咽了多少苦水,走了多少次夜路回娘家,一路上连猫都不敢跟你比哭。到后来,你习惯了这样的生活、这样的人,再也没让眼泪陪自己过夜。

  你告诉我:“命运既然将自己安排到这一步,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即便你语气再淡然,眼中的血丝、暗淡发黄的皮肤都在告诉我,你有过不甘,有过挣扎,后来呢,生活的围墙越砌越高,你也懒得爬了。但你转瞬间脸上又浮现一丝微笑,又跟我说,你总觉得未来不会过得太糟糕,因为有我在。

  滚滚红尘,青春似水,你的红唇齿白,你的千里秋波,都葬送给了柴米油盐、家长里短。你嫁的人不是你爱的人,曾经期许过的浪漫爱情已然成为泡影。我时常故意戳你伤疤,学《大话西游》里的台词问你,如果上天能够再给你一次机会,你会选择活成什么样子?你说,为了我,你仍然会选择现在的样子。只要一想到我,你觉得自己所有的愁苦不堪都能咬牙忍耐,所有的艰辛付出都不算什么。我是你变得坚强、释然的原因,也是你余生的希望,为了我, 你毫不犹豫地拒绝了与过去那个年轻、柔弱的自己见面。

  记得高三那年,我强撑着熬夜复习到凌晨三点,后来,人都没有知觉了,倒在地上。你听到响声后立刻冲进来,费力地把我拖到床上,并检查我的伤口。我在迷糊中好像看见你哭了。醒来后,我被你骂了一整天。

  到现在,那时的情景仍历历在目。成长途中,你总是担心我,即便我对你说了千万次“我长大了”,也都不起作用。

  刚进大学时,我每夜忍受不了室友的呼噜声,经常失眠,给你打电话,你告诉我:“睡眠对你们学生很重要,睡不好,宿管又不给调的话,就搬出来,不要顾及家里的经济条件,只要有老妈在,你就不要将就。”我在深夜的阳台上,听到你这么说,心里满是感动,不争气地哭了。

  在出版社实习的半年里,我每天都要坐一个小时地铁,再转一趟公交,才能到出版大厦。每次从地铁站出来,要横穿车流拥挤的马路,有好几次我停在路中间无所适从,而负责考勤的同事又打来电话,问我在哪儿,叫我快点到岗。日常工作除校对外,我还要填写报表材料,然后从5楼跑到25楼,负责签材料的领导脾气很不好,总是摆着一张臭脸。有几次,他宁可坐在那看报、喝茶,也不想马上给文件签名。你知道我工作并不快乐后,几次打电话过来,叫我辞职。我生性倔强,想再撑撑。

  “我只想你过得简单、开心,可不想你去装孙子。妈这辈子看够别人脸色了,可不愿你跟我一样,无论如何,你都不许干这份工作了。妈现在还有点钱,可以养活你,回来吧。”我那时正要出地铁站,听到你这么说,眼眶不知不觉就红了。

  研究生要毕业的那年,我没有听其他人的建议去考博,因为考虑到你和爸年纪已经很大了,觉得是该孝敬你们的时候了,就在一所大学找了一份教职工作。你知道后并不开心,说自己还没老到需要我赡养的地步。

  晚间,我躺在床上看书,你轻轻推门进来,把晾干的衣服放在床边,然后从兜里掏出一张银行卡给我,说我汇来的钱都在里面,你和爸都没动。随后,我呆呆看着你离去的背影,才发现独剩一人的房间如此空旷,我的心间突然吹过一阵这个时节的风。

  老姑娘,你是我在这世上见到的最美的人,你的一颦一眸、一举一动都是那样动人,任凭岁月洗濯,也丝毫不能磨灭你的光芒与美丽。

  我从小就是个内向的男孩,这些话都不曾当面告诉你,跟大部分孩子一样,只把一句简简单单的“我爱你”深埋在心里,从没当面跟你说。

  记得孩提时,你常常背着我满大街转,走过了一段又一段的路,你或许在某个时刻感到累了,但都没有把我放下。那时我觉得世界一点都不大,它就在你的背上。

  后来我上了初中,个子如拔节的竹子往上蹿,有一天我回到家,看见你蜷缩着身体,蹲坐在院子里洗衣服。院子变得很小,你也成了小小的人儿,松垮的背部像一座塌掉的青山。我不免一阵心酸,想着等你老了以后啊,我就背起你,成为你的全世界。

  老姑娘,我要背起你。

  背起你,更爱你。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