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长乐新闻网 >> 吴航纪事 >> 正文

陈宝福:孤岛留守

http://www.clnews.com.cn  2015-11-25 09:07:51   来源:吴航乡情  【字号

除大拇指外的八个手指头一一溃烂,有的只剩一节手指

一个腰鼓坏在地板上

  大屿岛,位于航城街道琴江村外的闽江江心,本地俗称“病腿(麻风病)岛”。它曾有过另一个名称:圆山水寨,是清代抗法有功的福州三江口水师旗营前沿阵地。上世纪50年代,对麻风病尚无有效的医疗手段。对麻风病的防治,就是在深山或孤岛建立麻风病院,大屿岛就是其中之一,隔离治疗过上百位麻风病人。

  手指溃烂终至残疾

  岛上常住居民,如今仅有陈宝福一人。今年53岁的老陈,原籍潭头镇泽里村,16岁时因“病腿”登岛,36年来被隔离在“世界”之外。尽管,1998年,经省卫生厅核查,我市确认基本消灭麻风病。

  他患病后来到大屿岛,不久就学会了开山凿石的手艺。在一次采石的时候,他砸破了手指,伤口逐渐溃烂,5、6年间,双手除大拇指外的八个指头一一溃烂,有的只剩一节手指。从此,老陈双手残疾。

  手脚溃烂是麻风病常见的症状,“病腿”即由此得名。病情控制稳定之后,老陈每年都会回家看看。后来,父母双亡,弟弟成家,对家乡了无牵挂的老陈最终决定留守孤岛,了此残生。

10多年前用过的马灯,蒙着厚厚的灰尘

机器坏了自己修

  看电视是唯一娱乐

  隔离在孤岛的日子漫长而且孤独。近年来,依靠爱心人士的捐助,老陈有了6块太阳能电池板和2组电瓶,成为岛上唯一的发电设备。白天舍不得用,晚上够看电视。岛上唯一娱乐,就是看电视。

  老陈的记忆里,岛上也曾经热闹非凡。他还记得,麻风病院在鼎盛时期,先后住有上百号人。1953年大屿岛麻风病院开院,建了一座“八扇七”两层白砖楼。听说当时有位叫建英的医生,很会吹箫弹琴。老陈带我到二楼参观,其中有一间房里,就有一个腰鼓坏在地板上,鼓皮烂掉了,油漆也已脱落。“以前整副锣、鼓、板都在的。但是那些演出,自我来岛上起都没有看过。”老陈说着,似乎还有没看到好戏的落寞。

  一个一个的房间,老陈一个人“拍撒(任意摆设)”。有10多年前用过的马灯,也有当年用过的煤油炉,还有放铁锤、凿子的凿斗,炸山的引线,治疗要用的药品,散落一地。又一间,昔日的米缸还在,而吃米的人却走的走、死的死了。

  台风天日子最难过

  山顶上,有老陈开垦的几亩菜园。菜园朝南的一侧山坡上,有他亲手埋过10来人的坟茔。有的墓碑还是老陈亲手凿刻,与孑然一身的老陈留守孤岛静听江风潮信。

  “以前,最怕‘做风灾(台风)’。台风一来,政府就叫我们上岸躲避。”老陈说,2001年“飞燕”台风来的时候,老房子屋顶上的瓦片都打飞了,后来翻盖过一次。10多年前,民政局建了现有这座水泥平房。今年台风来的时候,房前两个人合抱的龙眼树,整棵给拦腰刮断;日常往来于大屿岛与洋屿村之间的木船,也被打翻在江中。

  “柴油机坏了,修了3天,下午才修好。”老陈为了省钱,机器坏了自己修,木船漏水自己补。十指残疾的双手,依然灵巧地拉绳、扳动,把机器发动起来。

  老陈说,他最想得到的,是一艘像样的船。

  (吴航乡情报记者   欧有志)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