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长乐新闻网 >> 人文概况 >> 正文

商会长巧摆酒肉宴

http://www.clnews.com.cn  2013-07-24 13:43:42   来源:长乐民间故事小说集 流米佛 系列  【字号

  一九四一年底,日寇入侵闽海,福州、长乐相继沦陷。为了防止闽中游击队活动,日军在蕉岭北面山脚下(即坑田至作坊大道)挖了一条长达二十里的大壕沟。沟上布满了铁丝网,叫做封锁线,想要截断游击队的通路。

  封锁线工事构筑完毕,日酋长乐守备司令田中岛中佐决定于8月4日带一队日军,分乘两艘汽艇从马尾经县城到坑田视察封锁线工事。两天前,这情报就传到县救火会会长张善清手里。这张善清是何许人也?他是本龄酒店老板,游击队特派联络员,时任长乐县商会会长,白皮红心,是当地位颇有名望的爱国绅士。

  如何把这情报出去呢?只见张会长嘴上叼着香烟,一支接一支地吸,心事重重。这几天,河下街遍设岗卡,盘查甚紧,人走过要向日本兵弯腰鞠躬,还时常被搜身,有的甚至要脱下衣裤搜查。遇见不顺眼的人就当作游击队嫌疑抓走了。县城的气氛十分紧张。

  一转眼到了8月1日上午,时间不等人哟!张会长眉头皱紧,在商会内焦急地思考着对策。一支烟燃尽了,又续上圣的象。这一百零一只猴子落入江中,随水漂流,漂过亭江,顺着梅花港漂飞来,停了下来,那只大猴子变成一块大石礁,那一百只猴子也成了礁石。他们或立或坐或跑,或笑或哭或说,惟妙惟肖,像猴子极了。人称百猴镇江,那块被弄翻的草垫子,后来也不飘动了,停了下来,成了草沙州,人们叫它草荐洲。现在还有呢。

  一九四一年底,日寇入侵闽海,福州、长乐相继沦陷。为了防止闽中游击队活动,日军在蕉岭北面山脚下(即坑田至作坊大道)挖了一条长达二十里的大壕沟。沟上布满了铁丝网,叫做封锁线,想要截断游击队的通路。

  封锁线工事构筑完毕,日酋长乐守备司令田中岛中佐决定于8月4日带一队日军,分乘两艘汽艇从马尾经县城到坑田视察封锁线工事。两天前,这情报就传到县救火会会长张善清手里。这张善清是何许人也?他是本龄酒店老板,游击队特派联络员,时任长乐县商会会长,白皮红心,是当地√位颇有名望的爱国绅士。

  如何把这情报出去呢?只见张会长嘴上叼着香烟,一支接一支地吸,心事重重。这几天,河下街遍设岗卡,盘查甚紧,人走过要向日本兵弯腰鞠躬,还时常被搜身,有的甚至要脱下衣裤搜查。遇见不顺眼的人就当作游击队嫌疑抓走了。县城的气氛十分紧张。

  一转眼到了8月1日上午,时间不等人哟!张会长眉头皱紧,在商会内焦急地思考着对策。一支烟燃尽了,又续上一支,空气仿佛凝结住似的......

  正在此时,一个救火队员上气不接下气地奔进商会内,向张会长报告:鹤上乡祠堂着火了!商会长先是一愣,紧接着双眉渐渐舒展"只见他把手中刚燃的一支烟猛地扔进痰盂内,急步流星朝外奔。他已想出了巧送情报的方法。

  商会长一阵疾风似地奔到救火车前,旋下水龙头,将情报塞进水管里。然后,他率领10名救火队员乘坐救火车直驰鹤上。疾驰的救火车被拦在哨卡前。张会长连同十名救火队员被剥光衣服站成一排,逐个被搜身。日军没有发现有怀疑的东西,由于队员们表现出救火如救命的样子,哨卡总算闯过去了。一到鹤上乡,张会长忙把情报取出,派人迅速送到蕉岭上去了。

  闽中游击队接到情报后,连夜派人通知商会长:游击队早已化整为零,分散到各地活动,一时难以集结,要商会长想法"拖"住敌人,不让敌人在8月4日下午两点前赶到琅尾港。商会长掐指算算潮水:8月4日潮水涨时太阳快落山了,日军汽艇中午前到县城,潮水已退,无法前往坑田。他就以这个借口将敌人"拖"住,一直"拖"到太阳偏西潮水初涨时再让他们前往坑田。今天傍晚,县维持会会长铁杆汉奸张懂源已跟他通过气,要商会长亲自出面,8月4日那天在县商会设酒宴为日军接风。正好将计就计。对,就这么办!商会长双掌一击,下定了决心。

  8月4日清晨,日酋田中岛率百余名兽兵乘坐两艘快艇从马尾来到县城。日寇趾高气扬。他们见县城戒备森严,三步一岗、五步一哨,自以为天下太平。哪有游击队敢在虎口拔牙?日酋田中岛就带着百余名兽兵由铁杆汉奸张懂源领路来到县商会。

  商会长领着一班人早已恭候在商会内。满桌鸡鸭鱼肉,八个酒坛沿墙跟一溜排放,喷香的美酒馋人滴下口水。张会长舀起一碗酒,端到日酋面前,强颜欢笑:"皇军辛苦大大的,米西米西。"田中岛是只老狐狸,很狡猾,怕商会长在酒里放毒药,要商会长当场喝下它。张会长朝对方卑鄙地瞪了一眼,端起满满一碗酒一饮而干。见鬼子疑心未消,他又从每个酒坛中各舀一碗酒,当场喝下。一连喝了八大碗。面色不见半点红。好酒量!

  日酋还不放心,又拿出副特制的象牙筷子,令铁杆汉奸张懂源拿着它插到摆在桌面上的佳肴中。这象牙筷子遇到有毒的食物会变黑。张懂源将每道菜都检查了一遍,象牙筷子仍i吉白如玉。这时才见田中岛的嘴角掠过一丝狞笑:"你良心大大的好,皇军大大的有赏。"敌酋朝张会长竖起拇指夸奖道。张会长阴笑着,点头哈腰,重复着说过的话:"皇军辛苦大大的,米西米西。"暗中却在心底狠狠地骂道:"小鬼子,别猖狂。你们的死期到了。

  那天天气甚热,潮水晚到。日酋想趁黄昏落日到蕉岭,荫凉舒服。于是兽兵们就放心大吃大喝。八大坛酒很快就底朝天了。张会长又让人抬来六坛酒。这六坛酒中有五坛是用巴豆浸泡过的,只有第三坛没有放巴豆。这巴豆是泄药,少吃不会死人,只是一个劲拉肚子,拉得你四肢发软头重脚轻。这一手来得可真叫绝。

  张会长从第三坛中舀出一碗酒,慢慢地呷着...兽兵们一涌而上,舀起酒大碗大碗地干了起来,一直吃到太阳偏西潮水初涨,才踉踉跄跄上了汽艇。个个喝得烂醉如泥,辨不清东西南北。

  约摸一小时后,巴豆的药力开始发作了。少数兽兵开始在汽艇上拉起来了。这个刚站起来,那个又解开裤子蹲下拉了起来。艇头艇尾一片臭气熏天。夜幕渐渐拉下来了。汽艇上的灯光照射在琅尾港水面上闪闪发光,两岸群山黑黝黝,尽是桔林树影。

  桔林中正埋伏着一支神兵。闽中游击队副队长林宝荣亲自带队,五十余名勇士,每人腰间都扎上十颗手榴弹,并配备五挺机枪。凉风习习,蛙鸣阵阵。子弹早已上膛,手榴弹也一个个摆在勇士旁。勇士们等了快一个下午,两眼盯住港E1南面方向,心跳的响声都听得见......一秒钟、两秒钟......汽艇近了,马达声沉了。前面一艘汽艇进入伏击圈......"轰"一声,林宝荣的一枚手榴弹首先在敌艇上开了花,紧接着机枪声、步枪声、手榴弹声全响了。桔林喧闹起来了。密集如雨点的子弹朝敌艇扫射。许多兽兵纷纷中弹伤亡,一头栽倒在艇上。这下鬼子像砸碎了马蜂窝的蜂,全乱套了,有的光着屁股在汽艇上乱窜。号叫声,呻吟声连成一片。那汽艇被打得千疮百孔,在港中进不得退不得,只是一个劲饶圈子,像风吹水浮莲团团转。更可笑那位田中岛身上连中数弹,在艇上站立不稳,一头栽入江中。人还未死,在水中半浮半沉,如落水鸡。有趣极了。后头那艘汽艇一见前头出事了,怕死不敢开过来,有的兽兵连裤带也没系好,慌慌张张弃艇上岸。兽兵到岸上后,架起小钢炮、重机枪往前头乱轰乱射,给他们死去的伙伴送葬。

  林宝荣果断地下达命令:"撤!"等到后面数十名兽兵赶到出事地点时,早已不见游击队的人影了。

  深夜,蕉岭根据地沉浸在鞭炮与欢呼的声浪里。张会长还派专人送来100块大洋,犒赏凯旋而归的勇士,乡亲们连夜忙着杀猪宰羊。这一次琅尾港大捷总共毙敌44名,击沉敌艇一艘,还击毙敌酋田中岛中佐。我方无一伤亡。商会长巧摆酒肉宴,功不可没。当时长乐流行一首民谣:

  真鸟仔,啄瓦檐,日本仔视察封锁线。商会长巧摆酒肉宴,打得汽艇像风吹莲。真鸟仔,啄水田,日本仔出兵到坑田。闽中游击队显威灵,打得中岛半浮沉。至今,这首民谣仍在长乐大地上流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