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长乐新闻网 >> 文学艺术 >> 正文

淡写幽兰轻轻梦

http://www.clnews.com.cn  2013-01-16 15:13:06   来源:吴航乡情  【字号

  深冬的黄昏,温静而安详。天空最后一缕霞光,快速落到地平线深处,暮色开始沉静而朦胧,连同那空气,也带着浅浅的伤感和清冷,弥漫在城市周围。夜,开始安静。

  无意中的一支琴曲,深沉缓慢地从夜的深处响传来,幽远凝重,清丽委婉,节奏时而缓缓悠扬,时而清澈明朗。淙淙铮铮,若泉石和鸣;清风拂面,似纯净古朴,平和而安详。这是一首叫做《幽兰》的古琴曲,创作者是孔子,孔子周游列国,皆不得重用,归途中见兰花盛开于幽谷,于是感慨地说:兰花原是香花之冠,如今却与野草杂处,犹如贤德之人与鄙夫为伍一样。于是创作了该曲,来表达他的无限感慨。

  兰花,飘逸而典雅,来自深山幽谷之中。识者谓为旷世奇珍,不识者视之为野处杂草。虽然如此,兰花却能够宠辱不惊,依然故我。安静、优雅,无与伦比的古典姿态,悄悄地绽放,纵使无缘兼济天下,也能保有生机盎然的生命,从容、自然且华贵。这便是孔子以兰之韵寄托自己的胸襟气魄。

  没有到幽谷中真正领略兰的丰姿,却与兰颇有一段缘份,大学期间,最早临摹的就是《芥子园画谱》中的兰谱,一笔一式,学得有模有样,还颇为自得。之后在花鸟写意课上,教授讲兰的画法,隐约中还能记得画兰的几句口诀:“一笔长,二笔短,三笔破凤眼”。津津乐道地背着口诀,而下笔时却是另外一回事。

  我们围在画案前,看教授给我们演示范画。“喜气画兰,怒气画竹”,教授如是说。于是,头发花白的老教授执笔在宣纸上行走,提,转,折;长叶,短叶依势而出,相呼相应,穿插,重叠。兰叶柔韧,飘逸,兰花潇洒,淡雅,花在叶子的掩映下,仰府有势,脉脉含情。画面清新雅致,画意幽远静美,让我们唏嘘不已。

  兰为花中仙,清雅且高贵。每个人都想画出自己心中的仙姿,纷纷拿起笔,舒筋松骨,跃跃欲试,画室中弥漫着一种淡淡的墨香。但这一次却怎么也画不好兰。我只临得了兰的形体,而未真正了解其无欲无求、坦荡自然的空灵心境。而那时青春的浮躁既无平静又无淡然,以放大了的迷惘和徘徊的角度,透视着一点点自我的情绪。至于兰,我想那时是无论如何都画不出她的温柔与俊逸的。

  翻看那时的几张兰花的写意,总有些生涩和浮夸。想起小时,给人印象深刻的那首歌:我从山中来/带束兰花草/种在小园中/希望花开早/一日看三回/看的花期过……我想,如果是自己,也会有这样急切的心情,想看山中的兰在自己家的小园里开花的样子。

  想在那远山深谷中,幽兰生长、开花,在山石间,在溪涧边,独自看风轻云淡,感受雾来霜去;没有红尘喧杂,没有轮回忧扰。独自绽放,幽香四溢,这种坦荡胸怀,已是真正的隐士君子!

  人生若如幽兰,淡泊宁静,将一切羁绊摒弃不记,沿途的风景,世间的温情,便会守得清雅满室香。清淡却恒久,优雅也惬意。

  人生若如幽兰,灵魂深处,冰清玉洁,不掺杂任何污垢混浊,抒一纸墨香,听一曲天籁,以自己的温婉雕琢时光,成就一缕幽香人生。

  有诗也是这样写:“幽兰在山谷,本自无人识。只为馨香重,求者遍山隅”。以兰,咏其心,也是自我豁达延续人生的过程,无限韵味,无限悠长。如此夜,静听这首古琴曲。

  (作者  安子妤)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