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长乐新闻网 >> 文学艺术 >> 正文

挖蛏人与滩涂

http://www.clnews.com.cn  2015-01-23 09:15:00   来源:长乐新闻网  【字号

  梅花镇是一座古镇,位于闽江口南岸入海口处,与马祖列岛隔海相望,海岸线长达12公里,是古代著名的海港、军事要塞,尚存较为完整的古街道、明代海防古城墙、林位宫、蔡夫人庙等胜迹遗韵,镇上住有近千户人家。镇的东北面是一望无际的滩涂与海,这片广袤的滩涂蕴藏着丰富的贝类资源和世界珍贵侯鸟的栖息地。近观,湿地上绿草茵茵;远眺,碧海银滩,诡竿谲影,渔舟唱晚,落日熔金。亦梦亦幻的美景油然根植心中,并生温暖。其实,我本就是一名土生土长的长乐人,行行走走兜兜转转中,却把这故土,落在了身后。若不是今年十月“古韵梅花杯”摄影比赛的牵引,也不会如此如此钟情于这片海边仙境。

  每年的6月下旬到10月底是古镇养蛏人最忙碌的季节。她们从冬季辛苦到来年夏季的汗水,唯有这短短三个月半丰收的喜悦,还得与挖蛏的艰辛继续相伴。挖蛏人退潮赶海,涨潮归来,每天成群结队地头包红头巾、竹或草编的斗笠,身带掏水勺,腰绑“蛏锄”,手拉着一个大铝盆去挖蛏。她们踩着齐大腿深的海泥,举步维艰的行走在泥滩上,弯腰、操锄、拾蛏,动作既默契又熟练,上百人涌动在滩涂上劳作的场面蔚为壮观,构成一幅美丽的画卷。

  8月26日下午,为了赶在涨潮前拍摄挖蛏人的劳作场面,我早早吃过午饭,追着毒辣的太阳来到三沙湾滩涂。听当地人说,这里是梅花养殖蛏最聚集的地方。入目处是惊喜交加,居然会有成片成片的蛏埕用干竹子围成。我踩着半米深的海泥,犹若陷入泥沼,拔一只脚出来,都得费不少力气。仰头放眼望去,一波波人在无际的滩涂上如此轩昂的绽放在大海边,犹如一排排色彩斑斓的海浪,一朵又一朵为挖蛏人滴下的汗水而乐在心头的浪花。

  眼前,滩涂上面布满了小孔,听挖蛏人说,这就是蛏出没时留下的。挖蛏人弯腰,一锄又一锄地刨开泥土,黄嫩嫩的肥蛏,从土里显现出来,马上要用手去抓,要不它又飞快往海泥深处躲藏。当挖蛏人用手去抓时,那些肥硕硕的蛏头上会马上喷射出水来防卫,一但喷在挖蛏人脸上, “准呀,又是这么肥的个儿。”挖蛏人高兴地自言自语着。当海水积满跟前的小坑时,挖蛏人为了能把蛏拾干净,时不时地用小勺向后抛水,为拍摄画面增添了动感、注入活力。

  我扛着相机虽然下到滩涂很费劲,但想想挖蛏人腰一弓就是近6个小时,中途不能休息,这又能算什么,况且还能捕捉到挖蛏人那些辛苦劳作与收获喜悦的镜头,心里便是甜滋滋的。当我问起她们累不累时,挖蛏人总是笑着说:“蛏肥了,我们高兴都来不及。”她刨起土来动作娴熟,汗水和雨水混在脸上,点缀着灿烂的笑颜。在挖蛏人心里这片宁静的滩涂上,这样的耕作已重复了无数个风风雨雨的岁月。

  此时,太阳西斜,在逆光里我按下快门,近处滩涂静若处子,银光闪闪。远处的海水波光鳞鳞中有星星点点的渔船来回游戈,劳作身影若隐若现。蓝天、碧海、金滩、绿舟……一切一切,神奇灵动,且瞬间迥异,似乎还有天籁随之此起彼伏。黄昏的滩涂,正以一种绮丽绝美的姿态,平静诠释着大海磅礴的韵律,令人震撼,叹为观止。虔诚专注,拍摄到兴奋处,还忘我地哼起了小调。

  我深一只脚浅一只脚回到了沙滩上,不经意间回头,却看到此时落日的余辉异常壮美,想再次涉入拍摄挖蛏人的身影,自己早已忘记了疲惫,想再次涉入滩涂,但海水开始涨潮,只好在悻悻中,带着些许遗憾,离开。

  忽然,有一种意念从内心冲动——从明天起,我做一个幸福的人,要落日绣帘卷,要日落西斜对饮成双,还要像海子所说的那样:喂马,劈柴,周游世界……

  渐行渐远的身影,镀亮了西天最后一片晚霞。远方金色的滩涂上,数艘别致的木屐舟上晾晒着碧绿的渔网,视野清新迷人,美仑美奂。它象穿着旗袍的古代,国粹而俏盈,让人过目不忘。滩涂上有讨小海的渔民们,夕阳把他们的身影拉得很长。洁白的云朵缄默着,撒落一地的热烈。女子

  夕阳留下一滩余光任从指间滑落,心灵澄净而空明。这样唯美的驻足,何其有幸。

  (作者 风鼾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