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长乐新闻网 >> 文学艺术 >> 正文

人在旅途,有您相伴

作者 陈 鹂

http://www.clnews.com.cn  2016-03-18 08:47:44   来源:吴航乡情  【字号

  昨夜秋风乍起

  想起要寄一叶相思

  拜托风儿代为传递

  敢问天边的白云

  是谁砍伐了我梦中的树?

  是谁不让我在叶上题诗?

  自你走后,每年第一场秋风在小城的大街小巷辗转回旋之时,冰心,您的文字就准时在我心底荡漾,她们清新美丽一如清秋的愁绪。

  您在哪里?在天堂里。天堂在英雄的马背上,在男子汉的意志中,在上帝的笑窝里。那遥远的天堂,一定是温暖如春的世界,那儿的阳光整日柔和,茵茵绿草铺向每一个角落,洁白的羊羔如点点白云悠闲地散落在无边绿毯上,您抱着小猫咪咪坐在门前的摇椅里晒太阳,您眺望的双眸穿过了激情的年月跨越了年轻的梦想。

  您在哪里?在夏夜的星空里。每一个晚风轻拂的夏夜,满天繁星缭乱了小女孩儿敏感的眼睛。“夜坐谈话,到底比白日有趣,但各种的夜又不同了。月夜宜清谈,星夜宜深谈,雨夜宜絮谈,风夜宜壮谈……固然也须人地两宜,但似乎都有自然的趋势……”从您心里流淌出的这样清丽婉转的文字,让我欢悦且得到慰藉。所以小时候的我,常于晴朗夏夜搬张小竹椅坐在院中天井的葡萄架下,寻着那颗最纯、最亮的星星,开始了与您敞开心扉的深谈。

  您在哪里?在茫茫海心灯塔的岛上。晴明之日,海不扬波,您抱膝沙上,悠然看潮落星生;风雨之日,您倚窗观涛,听浪花怒撼崖石,你牺牲了家人的团聚,为着轻侮别离、弄潮破浪的好男儿,您举着火炬登上天梯,点燃了一星高悬闪烁的光明!您又是灯塔上守护的女神,夜里曳着白衣蓝裳,头上插着新月的梳子,万顷碧波上回眸电笑。当您合上长长的睫毛,海睡了,只有几个孩子在一片宁静里幸福遐想……

  您在哪里?在一碧万顷的荷叶下。那勇敢慈怜的荷叶下颤动着的小小莲瓣,是女儿小小的心灵。繁密的雨点来了,只有妈妈的怀抱是一个永远安全的世界。我无数次在凄清的心绪里看见自己泅向彼岸。我知道灵魂的阵痛通常来自午夜的十二点,那时窗外总有一些夜盲的蝴蝶迷失在回家的路上,寻求被车灯撕裂的黑夜的伤口。可是世间还有着妈妈的爱,家门前我总能看见窗口一束温馨晕黄的光,女儿的心就因此坚定,找到依傍。

  您是什么?是那盏朦胧的小橘灯。是那样白色恐怖的岁月,很多仓皇的灵魂谛听来自天外的丝丝草动,天那么早黑下来了,黑暗像一口锅笼罩了大山,女孩点燃了一盏小橘灯,微弱的光映着她勇敢坚定的小脸。她说,天黑了,路滑,这盏小橘灯照你上山吧。——我们一生这样走过,这平静乐观的声音是行程中永远的安慰和导引。

  您是什么?是约克逊号油轮上沉甸甸的乡愁。这飘然西去的庞然大物经过了高丽界,斜阳自天边直接到船头,海水由浅红至于深翠幻成几十色,层层片片荡漾开来。这幅画面自此还常常出现在我梦里。我出生在海边,常有机会目睹这样的奇景,却始终找不到言语来描述我的讶异和赞叹,是您——冰心老人,说出了我心中的话。黄昏中两岸的青山迎面扑来,不时有渔舟片片,往来在渐近神户的海面。微月的光和星光以及岸上的灯光无声相映,山上火车的窗前时不时还横掠过一串光明,这是一个多么璀璨的世界,可你心底只有无尽的去国惆怅。我常被这样的凄恻所感染,这是很早很早的文学的启蒙啊。

  我知道了,冰心老人并没有离开我们。看吧,水面上泛着一圈圈涟漪,屋顶上还有一缕缕炊烟,您的爱绵绵不绝。在我们生命的旅途中,您指引我们聆听天籁,在我们溅跃不息的童心里,随时撒下一串串律动的真爱。——“爱在右,同情在左,走在生命路的两旁,随时播种,随时开花,将这一径长途,点缀得香花弥漫,使穿枝拂叶的行人,踏着荆棘,不觉得痛苦,有泪可落,也不是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