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长乐新闻网 >> 文学艺术 >> 正文

虎虎猫猫(二十六)老虎之死

作者 苏伊士

http://www.clnews.com.cn  2016-08-30 08:31:21   来源:长乐新闻网  【字号

  长江,江面宽阔,秋风阵阵,江水冰冷。老虎是会游泳的,对于它来说,泅渡到对岸并不是难事。但对于不识水性的猫而言,就是无法逾越的天堑。当然 ,有少数猫表示会游,但怕游不到一半就会冷死。尽管如此,猫们表示它们还是很想看看北方的世界。

  老虎和我被数万双希望的猫眼包围,给我很大压力,因为我毫无办法,除了骑在虎背上不用为自己渡江发愁外,而老虎却好像因此豪迈起来。

  老虎问:“附近可有桥?”

  有当地的猫回答:“有,不过说近不近说远不远,就在下游一座叫南京的城市里。昼夜兼程的话,明日必到!”

  “那你可做向导,”老虎斩钉截铁地说:“我们走吧!”

  于是,老虎带领数以万计的猫开始实践跨江北进的宏伟计划。

  果然,在第二天下午我们已经抵达南京市郊。我们深知惊扰人类等于自找麻烦的道理。所以,我们及上万只猫就地休息,等待夜深人静时进城。

  等到下半夜,老虎和猫们潜入南京市区,发现一座双层的跨江大桥,下层跑火车,上层跑汽车。我们选择了从下层铁路通过。数月之后,我们用同样的方法又跨过了两条大河——淮河和黄河。

  刚刚踏上长江北岸的土地还在南京市区内,又潜行了一段时间,才走到郊区,进入农田。原来江北也是大片平原,地势平坦,目力所及的地方连个小山丘都不见。猫们兴奋地到处跑。平原上都是田野,田野里种着我不认识的庄稼。当地新加入的猫介绍说,这是小麦,那是高粱。

  那是风和日丽的一天,我们正徜徉在田间,远处传来一串熟悉的声音——“哒哒哒······”。循声望去,天上有个转动的螺旋桨向着我们飞来。天呐,又是那长得像蜻蜓的怪物!我顿时慌了神。这怪物的厉害我和老虎是领教过的。上次是在山地,凭借各种障碍物我们躲避过去了,可是这儿是平原,成熟的庄稼多数已被收割,从眼前到远方处处一目了然,该往哪里去躲?

  我急忙提醒老虎:“怪物越飞越近啦,快跑吧!”

  老虎驻足不动,望着天说:“怎么就来了一个!”

  我惊道:“你还嫌少!”

  “不,”老虎摇摇头,“我只是觉得不对劲。”

  被老虎这么一说,我也心生疑窦。冷静一想,为什么怪物飞得这么近、这么低,却迟迟不开枪射击呢?记得上次它可是毫不犹豫地开枪了的。

  老虎接着说:“看,那上面有个人,他肩上扛的不是枪。”

  我仔细一瞧,上面那人的确扛着个玩意儿,那玩意儿是个黑盒子,盒子前端长着个圆筒。这圆筒可比枪管大多了。我心中正猜想这是什么东西?该不会是什么新武器吧?

  老虎却突然得意地笑了,说:“快去打扮打扮,我们就要名扬天下了!”

  “啊?”我万分不解。

  老虎解释说:“我刚进动物园的时候,曾有一帮人也是扛着那种机器对着我东照照西照照,使我很不耐烦,于是那帮人劝慰我配合,他们说只是先把我活动的画面装进机器里,然后通过电视播放给人们看。”

  我问:“你听劝了吗?”

  “没有,说半天不如给我块肉呢!”老虎笑道,“但这并不代表我不相信他们的话。现在这样的机会再次出现了,我们可要好好配合啊!你的蓝兮有没可能在电视上看到你呢?”

  老虎最后那句充满玄机的话点醒了我,令我激动不已。我立刻奔向麦田里的一个稻草人,从它身上扯下一块蓝色布条,绕在自己耳朵上。

  那怪物始终没有攻击我们,而是在我们和庞大的猫群上空来回飞了两遍,然后飞走。此后的每一天,除却天气很不好,怪物都会飞临我们上空。对此,猫们也习以为常。唯独我无法以平常心面对怪物的每一次出现,我变得每一天都在期待它的出现,即使是在天气恶劣的日子里。它一旦出现,我都头戴蓝头巾,在虎背上挥舞、跳跃,做出各种各样大幅度的动作。我希望如老虎所说,蓝兮可能从电视里看到我,看到我的一举一动,让它知道我在找它。

  暮去朝来,迎来冬日暖阳,也曾栉风沐雨。我们的队伍已经跨过黄河,然而越是往北天气越冷。原先那个庞大的猫群在数量上已经锐减,他们中有很多在路上找到了新的栖身之地,有的因为天气变冷放弃北进而脱离队伍,有的则老死或冷死在途中。加之有一次暴风雪侵袭,事后一大批猫冻死在风雪中。以我的体质,本来必死无疑,只是全靠虎背上散发出的热量保我安然无恙。以前我在南方从未见过下雪,有如鳞甲纷飞,美是极美,却是冷酷无情。

  这天黄昏,老虎回首一望,发现身后只剩几百只瑟缩发抖的猫在继续跟随。它驻足长叹道:“好个严冬!”

  然后愧疚地对我说:“福波,好兄弟!到了我们该分别的时候了!·······”

  “你说什么?”我大惑不解。

  “我说我们赶紧分开吧!你向南,我向北。不然,你,你们全都会死!”老虎用抑制不住的激动语气说,“怪我没有考虑到季节的变化。天气越变越冷,你们这些南来的猫适应不了,再跟我往北走,只能是死路一条!“

  后面所有的猫怔住了。

  老虎接着说:“谢谢你们陪我走过了大半的路程!没有你们一路给我提供食物,我走不到这里。但我知道你们是追寻自由而来,而并非是为了追随我到此,我不能把你们往死路上带!

  我不舍得与老虎分开,只想劝它回心转意,于是说:“既然已经走了大半路程,那为什么不让我们一起走到底呢?再说,如果我们离开,以后谁给你提供食物,你也会饿死在路上啊!”

  “不对,如果你们再向北走,那么饿死的会是你们。你看这万物萧条的大地,哪里还找得到田鼠?”老虎反驳了我天真的想法,“再往前走一两天才到北京,看到北京我就会改向东走,用不了多久就会到达长白山。大不了这一路上我再偷偷鸡、摸摸狗,放心,饿不死!”

  “不行,我不能离开你!”我继续寻找着理由,“万一人类要对你不利怎么办?有我在你身边好歹能帮帮忙!”

  “不会的,这一路走来,我们没有攻击人类。虽然声势浩大,不免引人注目,但我们的坚忍和自律总体上已经得到他们的认可。不然那个怪物为什么几乎天天飞过来看一眼我们,其他的什么也不做呢?至于那些居心不良的人,等我回到长白山后,就让他们活在看不惯我又干不掉我的情绪中吧!”老虎说完笑呵呵,又认真对我说,“还有,当初我忽悠你陪我北上,不曾想你帮了我那么多,而我坚持夜伏昼行,总算引起了他们的注意。如果这样能让你和蓝兮重聚有望,也算我帮到你一点点了。你赶紧回南边去吧!”

  我再也没什么可说。最后从牙缝里蹦出一句:“我目送你!”

  老虎笑笑说:“还是你把背影留给我吧!”

  我就要从虎背上下来,此刻无限留恋它的温暖与宽大,方知什么叫“骑虎难下”!

  远处的衰草丛中,一抹镜片反射的光辉从我眼睛里一扫而过。接着,那里立即响起“砰”的一声,几乎同时老虎的脑袋微微震颤了一下,一颗银白色弹头“噗呲”一声从老虎后脑穿出,带着冰冷的光泽和滚烫的鲜血划过我眼前的空气。老虎顿时瘫倒在地,如山崩。我也从虎背上滚落。

  众猫皆惊。

  我不顾一切爬向老虎,只见它头枕血泊之中,眉心正中一枪,已经翻了白眼。我歇斯底里地呼唤“阿虎、阿虎······”,推它、摇它,可是它没有半点反应。

  我的兄弟死了!

  我发了疯似的朝周围幽暗的旷野大喊大叫:“谁干的?谁?······滚出来!”

  (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