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长乐新闻网 >> 文学艺术 >> 正文

心中的橄榄树

作者 郑金发

http://www.clnews.com.cn  2018-07-02 17:44:31   来源:长乐新闻网  【字号

  本应以“又是一年橄榄香”这样轻快的题眼讲述那段经历。然而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却把我压迫得沉默了许久。

  孩提时代,我在外祖父乡间的后山山坡上见过许多橄榄树。当时的收获者爬上高耸入云的橄榄树上用竹杆向下敲打,弄得一整个山坡上到处都是鲜橄榄。如今,那处后山已找不到一棵象样的橄榄树了。根据一同登山运动的朋友介绍,去年入冬时节,我在单位安排了年休假,独自打起旅行袋,直往闽侯县鸿尾乡,去寻梦我幼年时代记忆犹新的橄榄树。

  车子通过洪山桥不久,在公路两旁的山崖上、江岸边,我就看见了久违的橄榄树。“不会认错的,技头还挂着一串串橄榄呢!”我在心底对自己说。车子不断前行,两边的橄榄树似乎也越来越多起来了。我的目的地就是茂盛的橄榄林,望着渐行渐浓的橄榄树,我在心里一再告诫自己,别急、别急,到了橄榄林最浓、最密处,就是我的到站点。

  谁都没能领会我这异地游客。已经是上午九点多钟了,没有导游、没有伙伴,可到处都有出售橄榄的人家。我满怀喜悦地走到一家好客的店铺,一边品尝橄榄,一边陈述着我与橄榄树的久违情结。这样交谈着,我与那户纯朴的人家一下子拉近了距离。我要了一碗面,很丰盛,却只付了五元钱。饭后,店主人问我想做啥呢?我说:“想逛逛橄榄林,亲眼看看橄榄的种植、管理和收获!”店主人听了高兴地回应:“那正巧,你就陪我到我承包的橄榄林转转吧。”“是你陪我,我该付你导游费的。”我们就这么谦让着一齐上了路。店主人告诉我,他叫光奖,今年自己承包的五十多亩橄榄林,眼下又已丰收在望了。我追寻着橄榄而来,店主人也因为橄榄而致富,这样我们就围绕着橄榄拉开了话匣。光奖说:“我们鸿尾乡地处闽江中上游的山区地带,这里气候水土十分有利橄榄的生长。不过,原来旧的品种、老的、高大的橄榄树,也因为市场的需求嫁接成了新品种。效益高的橄榄树,倒是近些年生长起来的。”他一边说,一边指着山坡上下一大片四、五米高的橄榄树,欣慰道:“那片香脆浓郁的檀香橄榄,果实看起来不大,可价格却是最好的。纯正的檀香橄榄是婚宴、喜庆上一道上等的佳果,特别是富裕起来的人们,鲜食时对这一品种更是推崇备至了。”我专注地听着、细心地感受着丰收的美景。“再过一年,明年吧,我准备买一部私家车,一边旅游,一边推销我的檀香橄榄

  阳光柔和地透过橄榄林,光奖的话语和纷陈四溢的橄榄的清香,伴随我们在林间尽情畅游。仰望着凸现在茂盛枝叶间的一束束橄榄,我兴奋地接过话题“你种的是天堂之果啊,理当过上天堂那样的生活。”我告诉光奖“古代雅典奥运会获奖者唯一奖品就是橄榄枝;在希腊神话中,众神赠给人类最宝贵的礼物就是橄榄树。”光奖见我这番说法,便追问我的职业。“我的职业是虚幻的文字和数字,你的职业却是真实的成绩和果实;没有你的真实创造,哪会有我浪漫的联想。”我们这样欣喜亲切地交流着一路走来,已在不知不觉中成了知心朋友。

  返回店铺的时候,已是下午三点多钟了。我精心选购了新鲜的檀香橄榄,农家手艺自制的巧酸榄和咸味榄,三个品种足有二十来斤。光奖真诚地说,送给作家了。我坚决不从,最后我们按批发价作结。回来后,我到市面上一打听,才知道不到市价的一半。我心里着实过意不去,想着来年“又是一年橄榄香”的季节,带上些长乐特产回访光奖那家店铺。

  可是来年六月间,一辆违章驾驶的货车,却残忍地夺去了光奖年轻的生命。那片生机勃勃的橄榄林也因此易主,一切的一切都成了往事。眼下正是橄榄的收获季节,我心中便默默地追念起远方的橄榄树,我知道,那是勤劳、善良、纯朴的农家朋友的天堂之树哦!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