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长乐新闻网 >> 文学艺术 >> 正文

伯公

http://www.clnews.com.cn  2014-07-07 17:24:05   来源:长乐新闻网  【字号

  住进城里后,对老家错综复杂的本家关系逐渐模糊。老家是一个基本以宗族关系建立的小村,抬头低头,进进出出,都是本家,分也不分清的叔公,认也认不完的的婶婆。时过境迁,那些本就生疏的面孔更加模糊,唯一让我到现在还念念不忘的,是我的老伯公。

  老伯公是爷爷的堂哥,终身未娶。住在村里最西边一个大院子,这个大院子住的都是本家人,年久失修,人口众多,虽说都是自家人,但是住久了,难免磕磕碰碰,吵吵闹闹。爱清静的伯公就很少呆在家里,与他住的最近,血缘关系最亲的就是我们家,于是伯公成了我们家的常客。

  在我们三兄妹的记忆里,很多甜蜜的记忆都和伯公有关。每到逢年过节,奶奶把菜肴准备妥当,就朝门口大吼一声:去把伯公叫过来吃饭。我们三个就以冲刺的速度冲向伯公家,伯公会给第一个到他家的胜利者一个小小的奖励,有时是一粒小糖果,有时是一包小瓜子。对于正是爱吃零食的我们来说,这真是天赐的美好。当然,哥哥的速度总是比较快的,有时候即使他落在我们后面,伯公也会稍稍地偏心一下,直接把糖果赏给哥哥。在重男轻女非常严重的当时,这样的小举动在我们两姐妹看来是理所应当的。奶奶持家勤俭,只有过节,我们才会吃到奶奶烧的荔枝肉。桌上摆的荔枝肉,总是吸引的我们垂涎三尺,每每绕着桌子打转,想趁机下手,可总是被奶奶像赶鸭子一样赶跑。这时候,伯公就会笑眯眯地给我们每人夹上一块肉,然后看着我们,一脸慈爱,奶奶一脸无奈。

  伯公爱喝酒。他知道爷爷奶奶节俭,负担重,在我们家吃饭,他总是自讨腰包, 让我们帮忙买酒。买啤酒也是我们争相抢着干的活,只要把啤酒放在伯公面前,伯公又会从口袋里变魔术样变出个小零食。现在想起来,伯公的形象颇有点像今天的圣诞老爷爷。和圣诞老人一样的是,伯公有着一大把白胡子,他的脸一天到晚都是红的,因为伯公酗酒。

  每天傍晚,伯公到村口小卖部买上二两白酒,一小包花生米,坐在我家门口,和爷爷就着白酒,配花生米,打发悠长的夜晚时光。酒瘾过完,伯公就开始抽烟。烟雾缭绕中,我感觉到了久违的安全感。在这样的一个小村里,家家户户每天骂孩子,夫妻吵架,充满触手可及的爆裂感,庸常却踏实。即使别人家的妈妈像泼妇一样站在门口,双手叉腰地骂人,我都觉得很羡慕。相比之下,我们家人安静得像个另类。奶奶从不让我们大声喧哗,也不随便让我们和别的小朋友玩。难得有人在我们家这样放松地聊天,我小小的心灵顿时感受到和周围的气场一下子融合了,这样浓烈的人间气息在伯公和爷爷你问我答中渐渐氤氲,成了我现在回忆起来仍然无比向往的画面。

  关于伯公为何终身未娶,他的家人都在哪里,这件事一直是个谜。奶奶管教严格,不允许我们随便打听。直到现在,家中长者对这还是讳莫如深。因为他的孤单,伯公几乎成了我们家的一份子,在宗族事情上,总是为我们家争取利益,有时候宁愿得罪其他本家也在所不惜。伯公在村外有块宅基地,伯公把这块地送给爷爷。这块地原本较大,分给6户本家,伯公也有一份。伯公这一份面积较小,不能盖房子。但是伯公在盖房子的过程中,一直奔波努力,使这块宅基地拥有和其他几块拥有一样的面积。这理所当然引起其他人家的抗议,但是碍于伯公的族中的地位关系,房子还是顺顺当当地盖起来了。这对十几年来三代蜗居在一个小房子的人来说,真是天大的喜事。但是,伯公却在盖房子的过程中,去世了。

  伯公是第二天早上被发现的。

  我年龄还小,对当时的情景已经没有任何印象了。

  现在每当回忆往事,母亲就会有点难受。她告诉我,伯公没任何征兆,就这样走了。村里人都说,他是酒喝多了,走的时候没有一个人在身边。

  并不是所有的童年都是玫瑰色的。每每想起,在老家度过的寡淡无味的那些童年时光,幸好有伯公,为现在的我回味往事提前预留了一笔宝藏。

  (作者   陈腊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