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长乐新闻网 >> 文学艺术 >> 正文

家园已在身后,世界近在眼前

http://www.clnews.com.cn  2015-01-28 10:55:44   来源:长乐新闻网  【字号

  一直觉得,《魔戒》的记忆就这样远去了,那些曾经在脑海反复回荡的歌声,那些曾经如天地初始般震撼的画面,会淡出记忆,随时间而去。但当我坐在电影院里,看着银幕徐徐亮起,看着恢弘的交响乐在影院中响起,字幕打出《霍比特人3》,所有关于中土世界的图景瞬间一一浮现。经典的力量就是这样,从不远离,而是就此成为你生命的部分。

  十几年前,当新西兰导演彼得杰克逊决定将英国作家托尔金的《魔戒》搬上大银幕时,一定没想到它会成为新世纪魔幻电影的代表。之后,世界电影以它为起点,在全球范围内掀起一股魔幻电影的浪潮,而它始终屹立潮头,从拍摄至今,短短十几年时间,就收获无数媲美众多经典电影的赞誉。《魔戒》的大热带动了拍摄地也就是杰克逊家乡的新西兰旅游的火热。那几年时间,新西兰的拍摄地成为魔戒影迷的膜拜圣地。在这样的热潮中,拍摄《魔戒》前传之《霍比特人》就成了顺水推舟的事了。影迷有福,我们得以在银幕上继续看到天才导演对中土世界的史诗般地再现。

  在托尔金笔下,中土世界是一块架空世界中的大陆,这名称来自于古英语中的“middangeard”,字面含义是“中间的土地”,意指“人类居住的陆地”。中土世界生活着精灵、矮人、半兽、树人等族群,他们各自为据,又时时反目成仇,刀刃相见。6个纪元的更迭,这片土地不断重生,不断毁灭。托尔金是一位极具哲学思辨精神的作家,正如他曾经暗示过中土世界就是地球,他用纵横开合的结构为我们再现人类的来源。这个星球以奇幻的方式诞生,历经无知无觉的万古长夜,历经混沌的洪荒,迎来光明初现,迎来先知先觉的智者,也迎来开疆拓土的暴君。星球的起点在苍穹,在时时低飞的苍鹰,在一望无际的旷野,在轰隆隆的吹过的高野的风,而终点却落在人心,为利益反目背叛,为家园同仇敌忾,为爱情奋不顾身。但那最汹涌的,是来自心底的如古典主义般悲壮的勇敢,那勇敢,来自弱者,来自婴孩,是用诗吟出,用交响乐奏出,对美好事物的坚持,是整个中土世界陷落前的最后一线希望。

  在这片苍茫的大地上,托尔金伏低身子,他为我们塑造了一个独特的族群——霍比特人。《霍比特人》最初是托尔金写给自己孩子的炉边故事,霍比特人就是个孩子的形象,个子矮小,脚板宽大,身体灵活,毫无野心,热爱生活,自得其乐,坚强忠诚。霍比特人比尔博悠闲地住在夏尔的袋底洞,一个世外桃源般的地方,读书写诗,过着田园牧歌的生活。老朋友巫师甘道夫的不请自来彻底改变了他的生活。甘道夫为比尔博带来了一项特殊的任务。矮人国的领土被巨龙史麦葛占领,他们准备深入巨龙洞窟,夺回宝藏,收复失去的国土。霍比人矫捷的身手刚好为十三个矮人的冒险之旅提供帮助。是加入这趟随时可能死亡的意外之旅,还是继续留在温暖的洞里,一日似一日的,安静的老去。“真正的世界不在你的书或地图中,而是在外面。”在甘道夫的鼓励下,比尔博上路了。正是这个与世无争的霍比特人,独自一个在暗如死亡的洞穴中发现了魔戒,从而揭开了中土世界几个纪元腥风血雨的序幕,正是他,唯一一个能抵抗魔戒的诱惑,保有不受欲望侵袭的纯真。他用勇敢和坚持,顺利完成了这趟冒险之旅,带给中土世界一段难得的平和时光。在续作《魔戒》中,魔戒再度出山,呼唤邪恶的戒灵,比尔博的孙子佛罗多责无旁贷地接过重任,他的任务是将魔戒扔下末日火山,永久毁灭邪灵。《霍比特人》完美地诠释了世界和孩子的关系。世界,属于孩子,属于霍比特人这样的平凡英雄,只有孩子,能唤起我们心底对于生命本真的感动,只有这样的史诗巨制,才能唤醒我们心底沉睡已久的高贵。

  当音乐再次响起,家园已在身后,世界尽在眼前。

  (作者 南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