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长乐新闻网 >> 文学艺术 >> 正文

虎虎猫猫(九)直捣黄龙

作者 苏伊士

http://www.clnews.com.cn  2015-11-23 16:09:48   来源:长乐新闻网  【字号

  在“福波”慢悠悠的返航的途中风平浪静,船员们为打发时间用鱼杆在海里垂钓,结果钓上来两头大石斑鱼。他们把石斑鱼做成鲜美的鱼汤。于是,我又得以大饱口福。第四天下午,我们望见了陆地。四天三夜的海上之旅就快结束了。终于,日落时分“福波”驶入江口,溯江而上。不多时,开进港汊。“福波”满载而归的消息随即在岸上的人群中不胫而走。登岸回家的路上,人们都向海妹的父亲投来钦敬的目光。

  在晚饭桌上,海妹一家人似乎特别珍惜这顿团圆饭。这一顿晚饭吃了好长时间,海上的历险就讲了好长时间,海妹的母亲听得心惊肉跳、泪如泉涌。父亲说,他决心筹款买大船,他要远洋捕鱼,直捣黄龙。

  我始终坐在地板上看着他们。他们一家团圆的气氛,令我欣慰。同时,也让我联想到另外一家。就是被我当场逮到的偷鱼的老鼠母子一家。记得当时母鼠说,如果它们交不上渔税,那么大渔王不会轻饶了它们。不知是真是假。倘若是真,这一家子孤儿寡母的境况如何?我决心一探究竟,最好能顺藤摸瓜,看看这位困扰我已久的神秘的大渔王。

  夜幕降临,我一路小跑,回到港汊,隐蔽在“福波”附近。蹲守了一阵子,终于有五六只猫朝“福波”跑来。它们跑到“福波”近旁,“喵喵”地叫唤起来,像是释放某种暗号。接着,老鼠母子一家出现在船舷上,并从船舷上跳到岸上。

  其中一只猫问老鼠:“鱼呢?鱼在哪里?”

  母鼠瑟瑟缩缩地答道:“都在急冻舱里。”

  “什么?!开什么玩笑!”那只猫恐吓道:“交不了渔税,只有死路一条。”

  母鼠立即携子磕头求饶:“您饶了我们这一次吧,看在我们以前从未失误的份上。这次失误是因为船上有一只猫······”

  那只猫不耐烦地说:“行了,行了。跟我解释这些没用。我只管收渔税,收不到渔税就押你们回去复王命。”

  说完,众猫就押着老鼠母子上路了。我决定跟上去,一来想看看老鼠母子的前景如何,毕竟它们现在的处境与我有关;二来说不定借此机会能见到大渔王。于是,我悄悄尾随它们。

  它们沿着村子边缘的路走到一条长长的堤坝上,堤坝一边是菜地,一边是一大片沿江湿地。远远望去湿地中央有一处火光闪动。火光映衬出一艘渔船的轮廓,火光应该是从船体内部漏出来的。

  它们突然消失在堤坝中段。到哪去了?我小心前进到它们消失的地方,向周围看了看,才发现它们正行走在泥泞的湿地中。湿地上稀疏的苇草随秋风而舞。难道湿地中有路,不然它们怎么能做到行走自如而不陷于泥沼?我还要再跟下去吗?

  正想时,我忽然觉得身后有细微的响动。那是猫爪与地面摩擦时特有的声音。我立刻警觉,身后有猫跟踪,莫非我已暴露。目前别无选择,只有到湿地里暂避一时了。于是,我纵身一跃,从堤坝上跳入湿地,没想到竟落在一块石板上。

  我幸运地发现,有一条石头铺就的小路一头与脚下的石板衔接,另一头则蜿蜒伸向不知终点的远方。这大概就是前面那些猫能在湿地上信步行走的奥秘吧。我索性也踏上这条小路,看它把我带到哪里,而身后跟踪的猫则可能就此被我甩掉。

  小路曲折盘旋,仿佛故意不让你看见终点。一路上,头顶繁星满天,路边的苇草叶频频在我眼前和下巴招抚,阵阵风儿携带着植物和泥土清香掠过鼻稍,沁我心脾。这一番惬意也许短暂,然而已经足以让我忘却自我了。

  再漫长的路也会有终点,只要命比路还长就能看见它。终于,我看见了终点。原来,就是那艘搁浅在湿地里的破旧的渔船。其实,我早该想到的。先是开辟蜿蜒盘旋的小路,再借助苇草将它遮掩,使这艘船变成与世隔绝的孤岛,绝不会被人打扰。多么巧妙的设计啊!

  这是一艘木壳船,其形制略小于“福波”,而“福波”及港内所有的船都是钢铁制成,这一艘木壳船大概是被淘汰的品种吧。它就这么静默地呆在湿地上坐看潮起潮落。右舷上有一处大窟窿,先前的火光就主要是从此透出,现在近看更是火光通明。路的尽头也就是这个窟窿。窟窿口有几只猫把守。我有种预感——大渔王就在这艘船上。

  守卫已经看见我,躲是躲不开了。它们盘问我的身份。我说,我是被派去收渔税的,因刚才在路边小解,所以掉队了。它们居然相信,并放我进去。总算是虚惊一场!

  走进船里一看,哇!这真是一个大场面呐。船里已经挤满了上百只猫,然而安静而有序。我在角落里找到了一个小小的立足之地。船内有个火盆,里面干柴烈火,熊熊燃烧。火焰正上方的甲板被开了个方形的大洞,像天井。火焰末端不时从“天井”上窜。

  这么多的猫在这个奇怪的地方聚集,为什么呢?那越是靠中心,靠前的位置上的猫越是经过精心打扮的。就看那最中间的几对,身上的毛发油光可鉴,身形圆胖,极为富态,便知它们都是身份地位极高的贵族。越往外层,身份越低。到了我的靠边站的这一层,估计是身份最卑微的兵差之类。不过,我站的位置可能是最符合我穷酸的外表的。位置站对了,我就能安全的混迹其中了。

  这些细心装扮过的猫像是在这里等待参加一个盛大的仪式。大渔王会出现在仪式中吗?片刻之后,从上层甲板下来一只猫,头戴一顶蓝色小帽,像是某种身份的象征,大声宣布:“大王有令,请各位上甲板入席。”它所谓的“大王”莫非就是大渔王?看来我这一趟没白来。众猫听宣后,纷纷自觉调整位置,身份尊贵的被让到前面行走。近百只猫有序地顺着扶梯登上甲板。我低头跟在后面。

  不想半途中被那只头顶蓝帽的猫拦下,问我“哪里去?你就在这里站岗,像它们一样。”它指了指站在四周的那些兵勇。原来真把我当作你们的小兵了。我指了指一旁地板上的一筒被纸包裹的东西,谎称:“刚才上面说要这个东西,我现在把它搬上去。”它扭了扭头,说:“那好,你去吧。”

  于是,我抱着那筒东西登上了甲板,发现船头处摆满了我怀抱中的筒状物。我想我应该把它放到那里去。走近一看,那些筒子头上都竖着一根引信,原来这么多全是烟花呀!当初我向米岚表白的时候总共才用了五个烟花,现在这里居然摆放了不下一百个烟花。看来今晚这里要举行一次盛典。我想把我带来的这筒烟花找个位置摆进去,却发现所有烟花都等距地整齐摆放着,俨然排兵布阵一般组成了一个完整的阵型。原来我带来的这个是多余的。

  这时,船楼上一只头戴小帽的猫高声宣布:“大王驾到!”

  此言一出,全场肃静,百猫跪迎。这大渔王是何等角色,令众猫对它恭顺如此!

  这种威势使我心里也很紧张,半蹲半跪在甲板上。但还是觉得这趟来对了!因为就要见到大渔王了。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