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长乐新闻网 >> 文学艺术 >> 正文

虎虎猫猫(二十)继续北上

作者 苏伊士

http://www.clnews.com.cn  2016-04-19 09:38:07   来源:长乐新闻网  【字号

  好一句“不自由毋宁死”!让我全身上下为之“燃烧”,一股灼热感由内而外走遍全身肌肤。

  不久,夜幕降临,我和老虎卧在土丘上,夜空中星光点点。

  “你将怎样实现你的自由?”我问老虎这个现实问题。

  “我要回到我的故乡——长白山,只有在那里,我才是自由的。”老虎说出了心中的自由。

  “长白山在那里?离这儿远吗?”我又问。

  老虎遥望东北方的天空,目光深邃起来,然后长叹一口气说:“在东北。这里是南方,离这里很远!”

  我不明白老虎所谓的“很远”究竟有多远,只是从它的表情上看,仿佛有到星星的距离那么远······

  我回望城市,夜色中它依然璀璨美丽,只不过我已经历过它,知道远望它的感觉是希望,走进它的感觉却是绝望。蓝兮,你在哪里?我要怎样才能找到你?如果没有你,我的自由便不会是我喜欢的自由了;如果没有你,我的自由也显得面目可憎!

  于是,我突然站起,对老虎说:“我要回到城里去继续找蓝兮!”

  “慢着!”老虎阻止我道,“你这样盲目地去找,找到老、到死,也难找到。”

  “我何尝不知道?但我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一意孤行了!”我心痛不已。

  “你冷静······冷静点!”老虎劝我。

  “难道你有办法?”老虎的劝导使我厌烦,我故意没好气地说,想让它闭嘴。

  老虎摇摇头说:“办法可以想呐!······在我的印象中,你是一只冷静机智、腹有良谋的猫。想那夜我已陷入重围而不自知,是你利用大风大雨教我突出重围。······怎么现在一提到蓝兮,你的从容淡定全不见了!”

  老虎的话让我一愣。我没想到自己在老虎心中竟有这样的形象。这似乎是我生平第一次被赞杨。

  “好了,我来问你来答。”老虎主导话语道,“你确认蓝兮在这座城市里吗?”

  “不确认。”我沮丧地回答。

  “那你还不顾一切地往里钻!”老虎批评道。

  我无言以对,心想:我有什么办法呢?

  “我看你一路向北追来,那么你是确认蓝兮在北这个方向上咯?”老虎又问。

  “不确认。当初,我是怀着赌一把的心态选了北方,而舍弃东、西两向的。”我又一次沮丧地回答。

  “什么?你在赌!”老虎愕然道,“你认为你有几分把握能成功呢?”

  “不知道!”我仿佛剖腹般痛苦地说,“也许半分把握也没有,也许根本就是无谓的坚持,我知道这么做很愚蠢、很荒唐,但我只能这样不断找下去,在绝望中寻求希望,才能让自己觉得没有远离蓝兮,甚至有朝一日能与它重逢!”

  “爱!——”老虎一声叹息,“看来蓝兮已经使你变成傻子和疯子了!”

  是啊,我的行事竟然如此鲁莽,但我有选择吗?难道这么做不好过不作为的怯懦吗?

  片刻的沉默后,老虎说:“你这样找下去是没有前途的!你不知道,北方有好多大城市,比眼前这座还要大的城市,好多。当然,我不怀疑你一座接着一座搜寻下去的决心,假设蓝兮就在北方,但你知道它在哪座城市里吗?以你有生之年能找完几座?更何况还有无数的农村。所以这样找是徒劳的,完全不值得。你明白吗?”

  “我也知道希望渺茫!”我感叹道,“那照你说,我就该放弃咯?”

  “你敢再赌一把吗?”老虎语气神秘。

  我又是一愣,急不可耐地追问:“莫非你真有好办法?”

  老虎继续说:“办法不一定有,但可以试一下。”

  “你快说!”这时我极其厌恶老虎欲言又止的停顿。

  “跟我继续北上,办法可能就在路上。”老虎开门见山道。

  “北上!去哪?”我一时没反应过来。

  “长白山啊。”老虎提醒我。

  “你没骗我吧?”老虎的三言两语让我感觉实在没底。

  “我只保证过程,不保证结果。”老虎坦陈,“反正不管怎样做,你都是在绝望中寻求希望。既然如此,何不放胆一搏?”

  此时,我感到选择困难。但也感到听完老虎的话后,已经动摇了回到城市里继续寻找蓝兮的决心。也罢!不如换一种方法,说不定真有希望。

  于是,我答应说:“好,就陪你北上!”

  “一言为定!”老虎很高兴,“咋们天亮就出发。”

  (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