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长乐新闻网 >> 文学艺术 >> 正文

老屋的记忆

作者 梅江一凡

http://www.clnews.com.cn  2016-05-05 11:22:43   来源:长乐新闻网  【字号

  老屋,它锁着我的回忆。重温儿时旧梦,无论岁月如何辗转,时光怎样流逝,老屋,它将是今生永不泯灭的记忆。百年老屋,就像是一位风烛残年的老人,踟蹰着眺望远方。看到它,不禁让人想起那些悄悄流走的岁月,想起天真烂漫的童年和青葱的少年。

  如今的老屋,真的很老了,再也没有了往日的光彩。它,滿脸的沟沟壑壑,滿身的坑坑洼洼,那,掉渣的墙面,斑驳的大门,破旧的窗棂,还有零落的瓦片,让老屋看起来像个风烛残年的老人。岁月的风霜,剥落了它曾经如水的容颜; 流年的风雨,退走了它似水的年华,在风来雨往中,老屋己被时光烙上了深深的印记。

  当我望着老屋墙上淀开的深深浅浅的裂缝,望着老屋屋顶上鱼鳞瓦沟里布滿的层层叠叠的青苔,心,不禁隐隐作痛,在儿时的记忆里,老屋是那样的高大挺拔,是那样的和蔼可亲,老屋的一梁一木,一砖一瓦,无不承载着我的故事,我的梦。

  犹记得,曾经的老屋总有人来人往,谈笑风生,宾客滿盈;犹记得,曾经的老屋总是炊烟袅袅,饭菜喷香,温馨滿屋。那时的生活虽然简朴,但因了父辈的聪明能干,因了母亲的勤劳勤俭,所有的日子都过得有滋有味,让人难以忘怀。

  今日回首,从流年的光影里,依稀还能望见那些曾经来往的身影,从岁月的留声机中,依稀还能听见曾经散落的声音。

  老屋门前的那口水井,井壁已是残缺不全,记忆里,那井水冬暖夏凉,终年清澈可口,供应着大半个乡邻近里的生活用水。说不清因为自己贪玩,年幼时,老爱趴在井口,望着井中自己的倒影大声喊叫,喜不自禁! 现在,当我再俯下身孑,把耳朵贴紧井口,隐约还能听见儿时留在井里的回音。

  且睹着,老屋边的残砖和断瓦,老屋里的些许蜘蛛网,我愕然且惆怅。看着沉默的老屋,看着屋檐下空空的燕巢,我伸手默默地抚摸着斑驳的老墙根一遍又一遍。临走时,我突然感觉心里有一种被抽空的感觉。泪,不禁无声地滑落。

  我真的好想踏上那条返回的时光隧道,去再次聆听旧时风云里关于老屋的悠扬老歌; 真的好想搭上那返程的时光列车,去再次凝望前尘路上关于老屋的点滴片段。

  经年的风悠幽串门,所有的日子都未曾远去,我知道,既使老屋沉默,它依然还在那里,以隐忍的心情默默期望主人的脚步; 我知道,既使老屋无声,它依旧还在那里,以守望的姿态痴痴等待故人的归来。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