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长乐新闻网 >> 文学艺术 >> 正文

虎虎猫猫(二十九)老友重逢

作者 苏伊士

http://www.clnews.com.cn  2017-03-30 21:02:54   来源:长乐新闻网  【字号

  我从长白山上下来,按照来时的路线重新往回走。由北向南时,路过许多眼熟的地方,不禁想起过往,不免怀念起老虎······

  在黄河边,我发觉自己具备了游泳的能力,像老虎一样!我直接泅渡过黄河、淮河、长江。但越往南走,心中便有一种挥之不去的恐惧越来越纠缠得紧。

  南风扑面而来,天地间云过雨过,我独自陷落在这异乡的长途上。我虽已决定返回故乡,但行走的步伐却是十分缓慢,甚至一度徘徊犹豫,尤其是进入江南以后。这兜兜转转几个月时间便过去了。我心里明白这是因为我对自己的决定不够笃定。回想我北往的初衷是孤注一掷地寻找蓝兮,可是跑了这么远的路终究是不见蓝兮的踪影。难道这一趟南归还会有奇迹发生?希望似乎很渺茫。所以,越是接近故乡,我就越害怕接受找不到蓝兮的现实。

  于是,一路上我磨磨蹭蹭,最终和夏天一起到达故乡的地界。路过当初与老虎相遇的村庄,我特地到村里逛了逛,来到那棵我曾经攀爬的大树下驻足,抬头看从枝枝蔓蔓中筛落下来的星光,想起那个夜晚在这里我与老虎的对话——“猫变虎,虎变猫,猫猫虎虎,虎虎猫猫”,忽而有斗转星移的感觉。

  我继续前行在这条曾经没日没夜地追寻蓝兮的路上。终于,到达那个起点——十字路口。这也是我这趟为期一年的周折远行的终点。当初,我就是在这里孤注一掷地选择北方,然而,这个选择并没有让我寻回蓝兮。尽管伤感,但我并不对当初这一无奈的选择感到后悔。时光匆匆如风,也许蓝兮已远在天涯,但我的执著不可能随风而逝。即使我的生命随风而逝,我也不会停下追寻的脚步。所以,如今再次面临同样的问题——走哪条路?

  南来北往的路都已走过,自然不在考虑之列,剩下的是东西两向的选择。这次我选西方,因为西方的地平线上有一片光亮冲天,那可能是人口聚集的城市,而东方星光熠熠,想必那里是一片野地。为了尽快找到蓝兮,我选择人多的地方。

  沿着公路向西走了一段路后,果然,一座小城渐渐映入眼帘。当我步入这座城市,灯火已不再辉煌,它仿佛已在午夜的星光下沉睡。行走在寂静的街灯下,感觉自己是一个闯入者。

  突然,我瞥见对面街上有几只白猫的身影闪过。我不由自主地跟了上去,因为它们让我想起了同为白猫的蓝兮。它们的速度很快,似乎已经发现并且要甩掉跟踪者。但以我现在的速度,它们根本甩不掉我。它们跑了一阵,始终没有摆脱我,大概也意识到了这一点。

  于是,它们跑进了小巷。当我跟进小巷,却完全不见它们的踪影,我心里不安,担心这是一个陷阱。我警觉地迈开脚步,穿过小巷,朝巷子的尽头挪移。巷子尽头是一个拐角,谁知道那个拐角处藏着什么样的惊险?此情此景令我想起了当初“橡胶”在那个相似的巷口的遭遇,至今仍不寒而栗。

  结果,真有埋伏!当我走到拐角,四只白猫冲出,挥舞着利爪向我猛扑过来,吓得我边跑边摔跟头。但我迅速翻身而起,向回跑。心中暗自庆幸:胜利逃亡!就在这时,前方一只白猫截住去路。原来它们给我设计了一个如此完善的陷阱——前后夹击!

  怎么办?我一时无措。此时,那只白猫已向我扑来,动作毫不迟疑,势如一颗白色彗星。我迅速被它扑倒在地,只听见它问:“你为什么追踪我们?”这时我才看清它的脸。我吃惊地叫道:“山君!”它定睛看看我,也吃惊道:“福波!天呐,怎么会是你?”它显得非常惊喜,立刻将我扶起。

  朋友久别重逢,分外高兴。互相询问这一年来的经历。它告诉我这一年来它们一直在尝试翻越城南的大山,然而屡次由于山地难行和食物短缺而失败。我问,为什么要到山那边去?它说,因为我们都是从山那边来的,回去斗倒大渔王。哦,我几乎忘了大渔王的事!“山君”与那大渔王有不共戴天之仇。它的爷爷和它的族群都惨遭大渔王的戕害。它是至今不忘讨还公道。

  “山君”痛恨地说,去年那个分手之夜它们选择的地道十分漫长,出口竟在荒山野岭。我们发现上当,立刻往回跑。没想到狡猾的大渔王已经派爪牙用大量石块封堵了地道,断了我们的归路。于是,我们只能奔走于陌生的山谷,没有道路,没有食物,几乎丧命······最后,在被饥饿和陡峭的山坡折磨得半死的时候,我们终于爬上山峰,望见山的这一边竟然有一座城市······是这座城市救了我们,我们在这里找到食物,暂居于此。一年来我们多次上山探寻回去的路,都没成功······刚才被你跟踪之前,我们正在搜罗新的一次翻山越岭所需的食物。不日,我们即将出发。它还对我发出邀请,问我愿不愿一起?它说,以我现在的体力足可以帮助它们战胜大渔王。

  看着“山君”殷切的眼神,我不好意思拒绝,但我是为寻找蓝兮而来,其余的事我都不关心。它见我犹豫,没有勉强我,而是岔开话题,问我这一年来的经历。

  我摇了摇头,说:“我的经历荒诞离奇,怕你不信,有时候连我自己都不相信。”

  “山君”和它的同伴们都瞪着好奇的大眼睛看我。

  于是,我接着说:“我在北去的路上遇见了一只老虎,并和它成为很好的朋友。你信吗?”

  我以为它们肯定把我刚刚说的话当作梦话,可没想到“山君”却说:“我信!”

  “山君”解释道:“因为蓝兮告诉我,它曾在它主人家的电视上看到你骑在一只大老虎身上挥舞着蓝色布条。”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连忙追问:“你说的是蓝兮吗?你见过它吗?”

  “山君”答道:“是啊。”

  我大喜过望,赶紧询问详情。

  “今年春天我追老鼠时在一户人家遇见蓝兮。当时,它告诉我它是被掳来的,在那家当了半年宠物。它还说,在电视上看到你在找它,它决定逃跑去找你。它求我帮它。”“山君”回忆说,“当天夜里我就帮它咬断绳索,带它逃离了。”

  “它现在在哪里?”我迫不及待地追问。

  “不知道,”“山君”回答,“当晚它就与我分别,去找你了。”

  我沉默良久。虽然最后的答案令我失望,但我仍然很感激“山君”帮蓝兮得到了自由。

  “山君”上前来跟我告别,说真高兴还能与我重逢。然后,它就和同伴们转身离去了。我呆立在原地,看着它们渐行渐远的背影,又想到去年它们对我的救命之恩,就改变了主意。我快速追赶上去,与它们同行。

  路上,“山君”对我说:“你知道我们此去不是请客吃饭,是去做要命的事吗?”

  “当然”,我说,“不过可以等打败大渔王后再请客吃饭嘛!”

  “哦,你对我们这么有信心!”“山君”笑道。

  “不,”我郑重地说,“这个‘我们’里应该包括我。”

  “山君”有些激动,却说:“你不怕吗?你不一定非得加入我们。我知道你有你的牵挂。”

  “我怕!”我回答,“但在朋友最需要的时候,如果我一走了之,我更怕我从此找不回自己!”

  于是,我们一起朝目标前进。

  (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