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长乐新闻网 >> 县市人文 >> 正文

关于琴江旗营的上谕

作者 郑巧篷

http://www.clnews.com.cn  2017-02-16 11:03:04   来源:长乐新闻网  【字号

  上谕,即诏书,是皇帝的命令和指示。也指清代皇帝用来发布命令的一种官文书。从立营到辛亥革命,有184年,大清皇帝会给琴江旗营留下多少上谕?笔者从第一历史档案馆找到三份。想知道皇帝对琴江旗营说了些什么,请听笔者一一说来。

  上谕一:乾隆帝因琴江水师协领克星额扣派兵丁饷银修理致兵丁穷苦乞怜而下旨。

  事情大致如下,乾隆三十九处福州将军萨哈岱等奏、福州驻防水师旗营协领克星额、因上年六月。该营城墙兵房。被风损坏。并未详禀。率行会同佐领等、扣派兵丁饷银修理。致兵丁穷苦乞怜。且是否均归实用。有无从中染指情事。必须彻底清查。请旨革职质讯等语。朱批,克星额著革职,交与该督钟音、会同该将军萨哈岱、提齐经手员弁、检核档册。严行查审具奏。事后提讯克星额、据称、此城建自雍正七年。上年六月。城墙被风吹损三十余丈。兵房坍塌百余间。随率佐领防御各官会议。缘城垣向未坍损。并无报修档案可查。而兵房损伤。向有兵丁自行修理之条。因派扣兵饷。委员承办。实未详禀。又检查该管上司署内档册。亦并无该员呈报修葺之事。至有无染指。俟提齐经手员弁。严究定拟。报闻

  最后乾隆帝定夺,谕军机大臣等、据萨哈岱等奏、参革协领克星额一摺。已降旨将克星额革职。交该督会同该将军查审矣。兵房系兵丁栖息之所。遇有损伤。令其自行黏补。尚属理所应有。若城墙为阖城保障。况系飓风吹损。尤非人力所能施。即或偶有倾颓。自应知会地方官、勘明修理。岂可责令穷兵缮葺。致令扣饷难堪。从前办理原未妥协。或克星额匿不具报。欲借此为名。从中染指。抑或曾经禀知该管上司、未为申转。事后诿过于下。皆不可不彻底清查。著传谕钟音、会同萨哈岱、即将此案实在情形。密访确查。据实具奏寻奏、

  水师协领之所以被革职,原因是乾隆皇帝眼里台风是天灾,在琴江经常都会遇到,没有什么,但是协领没有具实禀告,还克扣军饷,是很严重的问题,必须从重处理,否刚会影响军心。之后琴江协领都不也敢瞒报,。在琴江志关于台风损失记载都详细,吾乡地处海滨,每遭水患。据“残册”所载:“乾隆四十四年八月初一至初四,台风大作,倾圮房屋甚多。”又,“乾隆五十九年八月二十三日起,连日大风大雨,坍塌兵房四十四间。”又,“嘉庆九年七月初二日陡起飓风骤雨,至初四日方止。南门城墙坍塌一丈九尺有零,其各兵房坍塌共四十六间。”又,“于是年八月初二日复起飓风大雨数日,又坍塌西门城墙二处,甲房一间。其两库堆房并各兵房砖瓦剥落,俱有损坏。”又,“嘉庆十四年五月初八、初九、初十等日,台风大雨至。六月十七、十八等日又作狂风大雨兼海啸涨发平地,汪洋灌拨入城,涌倒东门至南门五十余丈,西、北二门围墙零星坍塌,所有四门城楼剥落损坏,东门尤甚”等语。

  上谕二嘉庆帝因琴江水师造火药失慎,毙命十五人而下谕

  嘉庆二十四年五月二十六日辰时,本营官兵在西门内大爷庙造火药失慎,毙命十五人。嗣后有造火药,则在鲤冈之武圣庙内也。当十五人焚毙后,奉上谕云:扎拉芬等奏请将失防各员分别示警并自请议处一折。但天气炎热,石臼击出火星,该管官猝不及防,与遗失火种者不同,尚有可原。骁骑校施德安着免其革职,协领乌尔滚、佐领李国富、张廷梁俱着免其议处,将军扎拉芬、副都统胡松额俱着一并免究。所有烧毙兵丁七名、工匠一名,续毙兵丁七名,照阵亡例减半之半。领催烧毙者实赏银五十两,兵三十七两五钱,壮丁十八两七钱五分,云云。嘉庆皇帝之所以宽免水师旗营大小官员,造火药失慎毙命十五人,是特大事故,只要官员勇于承担责任。俱实相告,皇帝就不会处理他们。

  上谕三:道光帝因训练驻防水陆章程而下谕

  道光二十四年,前据保昌奏、筹议驻防水陆兵丁章程一摺。当有旨饬令壁昌。福州副都统敬于抵任后详察妥议具奏。现在壁昌署理两江总督。到任尚需时日。所有福州驻防水陆兵丁。著福州副都统敬认真训练。其保昌所议章程。是否切中机宜。著俟壁昌到任后。再行会同妥议具奏。所有前给壁昌谕旨一道。即著敬收存。统俟壁昌到闽后。面为交给。将此谕令知之。寻奏、保昌所议请于前锋马步及闲散壮丁内。挑出兵一千一百四十名。以六百六十名操练鸟枪。二百四十名操练擡炮。二百四十名操练步箭。均应如所奏办理。现拟按日分演步射骑射及云梯长矛等项技艺。并演放鸟抢擡炮擡枪。至汉军水师营原设兵五百一十六名。保昌前议挑选兵二百六十名。分习枪箭擡炮。余仍令配船巡查。所议尚未允协。应请嗣后将水师兵五百十六名。单日乘坐船只习练水操。双日在岸习练陆操。得旨、依议。认真训练。务期得力方好。无论福州将军保昌还是道光帝对于琴江水师如何训练的方案,笔者认为都是没有用,因为鸦片战争后西方向来船坚利炮,加紧训练琴江水师,就能与西人抗衡,无非痴人说梦。

  这三份关于琴江的上谕,是非常珍贵史料,对于研究大清最高统治如何处理琴江事务是有帮助。我们可以看出大清皇帝非常关注琴江水师旗营的建设,事无巨细,用心良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