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长乐新闻网 >> 文学艺术 >> 正文

虎虎猫猫(八)海中猛虎

http://www.clnews.com.cn  2015-11-10 10:33:50   来源:长乐新闻网  【字号

  我尽力目送比特和凯贝尔,直到眼睛被海风吹得酸涩也不眨一下眼皮,因为越到远处它们的身影越是飘渺,生怕眨一眨眼睛就丢失了它们的踪影。但由于方向不同,它们不一会儿就消失在西方的海天之间。我心里责怪这船为什么这时开得这么快!船头撞击海浪扬起的阵阵雾雨向我飘洒。“福波”号颇有些迎难而上,劈波斩浪的气势。可是迎面摔打来的海水使船体不停晃动,令我在甲板上坐立不安。“福波”号在这浪涛中显得不算强大,甚至有些渺小。此时的大海仿佛一改先前温柔多情的画风,拉下了一张肃穆的脸,光是这汹涌浪涛已经充分显示了深海的不怒自威。眼下的景象倒是很符合“福波”号刚刚起锚时在江面上船员们满脸满身的皱纹伤痕和他们凝重的神情。

  可是他们依旧坚持全速向南航行,毫无反顾地驶向那深海更深处,仿佛他们的目标非彼不可,就像昨天晚上被他们诱捕的鱿鱼对灯光的向往。看来他们与海的对立即由此生,且不可避免。

  船员们紧张又兴奋。他们又开始下网捞鱼了。看见他们分别在两舷舷侧投下网去,高挂在机械支架上的网绳跟随着渔网滑落水中。船的航速渐渐变慢,像一个负重前行的人。两舷外侧露出水面的那截网绳从软塌塌变得硬邦邦。一个长臂的船员靠着船舷伸出手去,拽了拽网绳。拽不动,网绳绷得紧紧硬硬的,好像水下有重物在牵扯网绳,使它另一头连接的机械支架都发出吃力的“吱吱”声。长臂船员回首高呼:“有货!”船老大立即大声回应:“收货。”船员们各就各位,分别在两舷忙开了,还一边齐声欢呼:“收货啰!”

  船员们绞动网绳慢慢将网收回,运转中的钢铁机械竟然发出“嘎吱、嘎吱”的刺耳的怪叫声,好像在惨叫自己的不堪重负。经过一番艰难的运作,左右两个拖网终于脱离水面,两网里沉甸甸地装了很多马鲛鱼。见此丰收,众人欢呼庆贺。我也感到惊奇。网里的马鲛鱼被倾倒在甲板上,其中大多数还在活蹦乱跳着,它们银灰色的身体铮亮地反射着阳光。一看这么多的鱼,一看这鱼健硕的个头,都非早上那几网龙舌鱼、水鱼和杂虾杂蟹杂鱼可比。难怪他们放着碧波荡漾、海风轻抚的航道不要,突然改变航向,非要开着小船往这风大浪急的海域里闯!

  接下来,船员们并没有休息,而是很自然熟练地将空网迅速投入水中。看来水里还有东西。很快网绳又紧绷起来,于是他们重复了上次的操作。结果跟上次一样,又是两网沉甸甸的马鲛鱼,其中个头最大者比我大出两倍有余。真是一次胜利接着一次胜利!我看见海妹站在甲板上用单纯的目光崇拜地仰望着立在船楼上的父亲。而船老大此时也颇为得意地举起望远镜向更远地海上瞭望。

  紧接着,船员们继续投下第三网。可是这一次却远没有前两次的收获多,两只拖网一共就捞上来二三十条马鲛鱼。估计是水下的鱼群已经游过。忙活了半天,连午饭都没顾上吃的船员们这时总算停歇下来。果不出我所料,午饭的菜肴中真的有一碗马鲛鱼。老做法,不添加任何调味料,把马鲛鱼切片,放入锅中生煎。如此美味,海妹自然是不会忘记我的一份,分给我两片鱼肉。午饭后,船员们检查渔具,发现右网已有破损。他们估计是刚才的马鲛鱼挣扎得太厉害,把网底钻漏了几个洞,于是跑了几只漏网之鱼。于是,船老大和船员们商议后决定返航。

  其实,我是不愿意返航的,有趣的海上生活才刚刚开始就要结束。只是从来不会有人征求一只猫的意见。

  就在此时,一个在甲板上瞭望的船员,放下望远镜,回首报告说,前方海面有鱼群活动,好像还不小。船老大一听说鱼的消息,就立刻小跑上前去,接过望远镜去一看究竟。他手指左舷前方,喊船员们快来看。只见前方海面上有一大圈面积莫名其妙地不断翻涌着白浪,远远望去那浪花就像一锅煮沸的水。他们断定,那片白浪是鱼掀起的。船老大问,是什么鱼?几个年纪偏大的船员说,那一定是金枪鱼。

  分歧由此产生了。三个年轻的船员想把握这个难得的机会,捞它一网。另外三个年长的船员认为船太小,难度太大,人船平安最要紧,主张马上返航。两方争执不下,船员们把目光都投向了船老大。船老大一时间陷入犹豫。

  一个年轻船员喊道:“老大不要犹豫啦,鱼群随时可能消失啊!没时间啦!”

  这时一位年长的船员凑近船老大劝说道:“金枪鱼个头太大,一般都要比马鲛鱼大好几倍,而我们的拖网船太小,恐怕对付不了,这都是大型围网船干的事。而且我们的右侧网具已破,还没修补。再说,这一趟出海我们的收获已经不小。俗话说:‘行船跑马,三分命。’还是见好就收,不要冒险吧!”

  可是,中年人船老大说:“不会那样严重,最多鱼死网破,你们安心。我想试一试。”

  说干就干。他们测定鱼群位置在船头正前方偏左20度,距离2海里的海面。于是,船老大下令调整航向,向着鱼群全速冲过去。随着船不断抵近鱼群,船上的人都不由地紧张起来。船员们都已各就各位,做好下网的准备。海妹和我被安排在驾驶舱里观看。船老大在甲板上指挥。

  这时海妹嘀咕:“都这么近了,为什么还不下网?”

  旁边负责驾驶的船员回答:“看样子鱼群离水面很近,如果现在下网还是太早,太早下网怕网下沉太深,错过鱼群。”

  终于,“福波”冲进了白浪,船老大下令,投网。很快,我就感到“福波”的前行有些吃力,速度变得时快时慢,好像一个双手提着重物爬坡的人一样,一步一顿。船越跑越慢,可是它从未减速,马达的叫声也越发声嘶力竭。不一会儿,船竟然跑不动了,但马达依旧努力叫唤着。海妹问 :“怎么了?”这回负责驾驶的船员伸手挠了挠后脑勺,哑口无言。于是,好奇的海妹抱着我走出船舱,来到甲板上。

  我看到网绳已经绷得紧紧的,船员们满头大汗,正在使劲收网。钢筋铁骨的机械支架居然在网绳的牵拉下倾斜、颤抖。不知道水下网里钻进了多少金枪鱼!这一定又是一次大丰收。

  正当我在想象金枪鱼大餐时,突然船体向左一晃,猝不及防海妹抱着我差点跌在甲板上。同时,右侧的拖网被轻而易举地拉上来了。所有人都被惊呆了,拉上来的竟是一只空网。原来,网底已经被撕开一个大豁口,金枪鱼从这个出口跑光了。记得,之前有个船员就提醒过右网有破损。

  不过,左网里还有满满一网的金枪鱼。但沉重的网依旧收不上来。不仅如此,网在水下,水下的金枪鱼还在坚持,金枪鱼的力量果然不是马鲛鱼可比,居然能反拖着“福波”原地打转。船老大朝驾驶舱喊:“右满舵、右满舵。”但无济于事。人鱼双方相持了一会儿。船老大对着船员们说:“就这么耗着,跟它们耗到底。我就不信收服不了一网鱼,大家坚持!”

  船老大话音刚落,只见水面上有一块片状物像利刃一般划破海面,骄傲地朝着这边径直而来。船员们看到后都说了两个字:“鲨鱼!”看他们恐慌的表情,可知来者不善。船老大立即从甲板上拾起一柄鱼叉。对着鲨鱼大喊:“来吧,休想抢走我的鱼!”他举起鱼叉瞄准不断逼近的鲨鱼,准备投射。鲨鱼却下潜入水,水上的片状物不见了。船老大一时茫然:“哪去了?”一个船员应声答道:“肯定是朝网里的金枪鱼去了!”水下的拖网突然变得更强大且不安起来,比先前更拼命地拽网绳,并且瞬间改变了方向,接着就不断改变方向。有船员说:“一定是鲨鱼跟在金枪鱼后面。”此时,金枪鱼顶着渔网不顾一切地奔逃行为使得“福波”被它们牵拉得船身向左严重倾斜。海妹双手紧紧抓住右舷才得以站住脚,而我则趴在海妹的肩上。

  有船员在叫:“快翻船啦!”

  船可能就要倾覆。面对完全失控的局面,船老大迅速抽出刀子割断网绳。一网的金枪鱼就这么在船老大不舍的目光里游走了,但是“福波”也将因此恢复船体的平衡。然而,由于网绳断得突然,船身瞬间失去拉扯,原本已经变得左低右高的船身也突然向右落下,落到一定程度又向上跃起,正是这一跃使本已禁不起剧烈晃动的海妹被弹出甲板,从右舷落水,同时落水的还有位于右舷上的两名船员。当然,一直紧紧趴在海妹身上的我也一起落水了。

  我刚落水就被海水呛到了,才知海水是咸的。接着就是一通紧张慌乱地扑腾。除了我,落水的三个人都会有游泳。海妹游向我,托起我,把我放在她的手臂上。这时,船上的人已经扔下几个救生圈。海妹抓住其中一个,我们漂浮在海面上等待船上的人救援。

  正在这时,一块熟悉的片状物朝着我们劈波而来。那不是鲨鱼吗?原来它还没游走。面对疾驰而来的危险,我一无所知,甚至开始想象鲨鱼的味道。而海妹却紧张地向船舷加速游去。但鲨鱼的速度奇快,海妹才划动手臂两三下,它已经游到近旁。它突然抬头露出水面,张开大嘴,朝海妹的大腿咬下去。其他落水的和船上的人都惊叫起来:“快闪!大白鲨!”此时我才看清它的全貌,原来那块片状物是它的背鳍。

  所幸海妹敏捷地缩腿,鲨鱼的大嘴合上时只咬到了她的一只鞋。可是,鲨鱼不肯罢休,摇摇身体挺进到海妹手臂旁。我正趴在海妹手臂上,鲨鱼头不偏不倚冲我身上顶过来,我本能地伸出爪子去抵挡,惊慌之中挥爪抓了它的脸。但它皮厚又滑又有弹性,似乎这一爪没有伤到它。这时,它又张开大嘴,那张嘴足以将我整个吞噬,只要我一个趔趄就会跌进里面。由于靠得太近,我看得一清二楚,它嘴里呈三排整齐排列着无数锋利的尖牙,像交替运行的锯齿,简直就是一个无坚不摧的绞肉机。它准备向海妹的肩膀咬去,一口咬下她半个身体。

  关键时刻,我没有多想,做出了一个迄今为止我生命中最为英勇的举动。我从海妹手臂上一跃而起,张大嘴巴露出尖利的獠牙,扑向鲨鱼头上,用力咬下深深的一口。立刻感觉到鲨鱼身体抽搐了一下,接着它就扬起头来将我甩飞出去。我撞在船舷上又落入水中。鲨鱼变换了目标,气势汹汹地朝我游来。海妹为了阻止它竟然双手紧抱鲨鱼尾。鲨鱼又回过头去攻击海妹。

  危机时刻,海妹的父亲手执鱼叉,从船上跳下,狠狠地向鲨鱼身体扎下去。可惜,被狡猾灵敏的鲨鱼躲过。我挽住了海妹推过来的救生圈。海妹的父亲挡在海妹前面,挥动鱼叉恫吓鲨鱼,一边嘴里喊着:“暴徒,滚开!滚远点!”然而,鲨鱼丝毫没有退却的意思,而是不断盘旋伺机发起攻击。鲨鱼突然游向刚才一起落水的手无寸铁的两名船员。船老大立即手持鱼叉追过去。可是,他游得再快也追不上鲨鱼。两名船员也分散游开,各自逃命,但是鲨鱼紧追其中一个不放,眼看就要追上。不过,这时鲨鱼好像觉察到了什么,忽然转向游走。奇怪!就这么放弃到嘴边的食物了?

  眨眼间,不远处出现了一个比大白鲨更高更大的鳍状物,并且迅速抵近。我极度恐慌起来,这又是什么?刚走了大白鲨,又来了个更强大的,我们今日不死才怪!可是,不知为什么船老大和船员们却似乎反倒松了口气。那片大鳍哗啦从我们近旁划过,循着刚才鲨鱼游走的轨迹快速前进。船员们感激涕零地说:“是虎鲸!我们得救啦!”这速度居然比大白鲨还快,片刻之后,虎鲸就追上了大白鲨,在一段距离外的海上展开决斗。鲸和鲨的搏斗像舞蹈一样优美,不断在海面上腾空跃起,搅得周围浪花翻涌。几个回合下来,大白鲨的背鳍和尾鳍都被虎鲸咬掉,只剩下身体在那里摇摆挣扎。结果,鲨鱼的身躯任由虎鲸撕扯、宰割,一片片、一块块地变成虎鲸的腹中餐。

  我们终于通过绳索牵拉回到“福波”的甲板上。大家都心有余悸,船老大带着船员们双手合十跪在甲板上向海天祷告,感谢大海对自己狂妄的宽容。海妹问她父亲:“为什么虎鲸那么凶残却不伤害我们?”父亲答道:“不知道,这大概就是造化的安排吧。虽然虎鲸是海中猛虎,但只见过鲨鱼攻击人,却从没听说过虎鲸伤人。”我则想起了陆上的老虎,我这辈子应该都没有机会见到这个远房亲戚了,不过今天见识了以虎命名的鲸,也就大概能想象老虎的秉性了。

  船老大下令返航。他自言自语道:“我要大船!”

  (作者   苏伊士)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