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长乐新闻网 >> 人文概况 >> 正文

清实录中琴江史料

作者 郑巧蓬

http://www.clnews.com.cn  2019-01-17 09:15:58   来源:长乐新闻网  【字号

  《清实录》,全称《大清历朝实录》,四千四百八十四卷,《清实录》系清代历朝的官修编年体史料汇编。目前已经实现数字化,我们可以比较容易找到琴江史料。清实录中就乾隆朝记录琴江史料比较多,其他朝不多。清实录中琴江史料,笔者归纳如下。

操赏.jpg

  第一事件出洋操赏。乾隆二年福州将军隆昇奏,福州水师旗营各官兵。远出海洋。练习大操。往返时日较多。请酌赏盘费。至兵丁操演武艺。全在激劝。而旗营向无备公银两。足资操赏。其应须修理公用等项。甚有派扰兵丁之累。请将藩库寄存欓木兵饷银。赏给旗营。以为出洋操赏各项备公之用。皇帝批示:知道了,须用之以实,而加之以节。若滥行冒用。则将来汝等当不起。又闽海关务。交汝办理,汝应以准泰为法,有应行议准。

  第二件事福赏给马匹。州将军阿尔赛疏言,驻防福州水师旗营。佐领、防御、骁骑校、等官。照乍浦水师营之例,分别赏给马匹。皇帝批示,从之。问彼者,不妨札商之,实于汝有益也。笔者查福州驻防可知,水师协领一员,额马五匹。佐领二员。额马四匹,共八匹。防御二员,额马三匹,共六匹。骁骑校六员,额马二匹,共十二匹。

  第三件事增饷。兵部议奏,福州将军阿尔赛疏称,福建水师旗营,现在额兵六百一十二名,每名月饷一两五钱,领催二两,俱各给米三斗。维是生齿日繁,各丁眷属,当初拨往时,计一千一百九十九名口,今新增七百七十名口,每丁多至三四口,以及六七口不等,实属不敷养赡。仰恳援照天津乍浦水师旗丁现在饷米之例,每月领催赏给钱粮三两,披甲各二两,饷米各一石,以资养赡家口。又称向有教习兵一百一十二名。请一体加增,均应如所请。皇帝批示,依议。

  第四件遇水灾,借银修房。福州将军隆昇奏报,省城陡遇飓风骤雨,庐舍损坏,除民间被灾情形,即当俟总督郝玉麟查办外。所有四旗两营、及水师旗营各兵丁,俱有损坏房屋。现在分别旗营,借给银两。以为修葺之用。皇帝批示:知道了,此等奏报,惟应以实,督抚或有隐饰,尚赖汝等据实奏闻。若汝等复存讳灾之念,则虽百摺奏、庸何益耶?

  第四件以旗兵代替海坛闽安营教习兵。兵部议覆,福州将军新柱等疏称,福州水师旗营,曾挑闽安、海坛、二标下,水师兵一百名,作为教习。已阅多年,自应酌裁。请暂留正工五十八名,在营教习。缺出即将熟谙旗兵充补,定限五年。裁汰三十四名。尽留二十四名。俟水师纯熟。一并裁汰。其副工四十二名,已经旗丁充补六名。尚余三十六名应裁,以旗丁熟练水师者充补。至教习原营兵缺,久已募补。今旗饷既裁,未免守候。请遇兵丁缺出,将裁汰之兵,陆续掣回顶补。又原设教习把总三员,功加六员。应裁。只留外委把总三员,即在所留正工数内。俟回原营拔补把总时,将外委员缺。无庸再补。又水师营战船,现存木艌匠八名,请仍留营教习。以十年为限。俟旗兵熟谙并裁等语,均应如所请。皇帝批示,从之。雍正皇帝提出尔等旗人宜知水务,设立水师旗营,从海坛、闽安调拔一百名教习兵来帮助八旗兵熟练掌握水务,需要经历数十年的努力,才成功,并非一朝一夕。

  第五件大修水师生旗营衙门兵房。工部等部议准,闽浙总督喀尔吉善疏称,福州洋屿三江口水师旗营衙署十三座营房一千二百四十八间,年允倾圯,请修。皇帝批示,从之。

  第六件事裁掉旗营艌匠教习兵。兵部议覆,署福州将军明福奏称,福州水师旗兵,学习艌匠年满,于修补战船、并大修等工,俱已熟悉。请裁原设绿营艌匠八名,拨回海坛、闽安,原营充伍,其缺即以旗兵挑补,应如所请。皇帝批示,从之。

  第七件处理水师协领克星额私扣兵丁饷银来修理案件,这件事引起皇帝高度重视,连下二道圣旨,查明此事,严肃处理相关人事。谕、据萨哈岱等奏,福州驻防水师旗营协领克星额,因上年六月,该营城墙兵房,被风损坏,并未详禀。率行会同佐领等,扣派兵丁饷银修理,致兵丁穷苦乞怜。且是否均归实用,有无从中染指情事,必须彻底清查。请旨革职质讯等语,克星额,著革职,交与该督钟音、会同该将军萨哈岱,提齐经手员弁、检核档册,严行查审具奏。又谕军机大臣等,据萨哈岱等奏,参革协领克星额一摺。已降旨将克星额革职,交该督会同该将军查审矣,兵房系兵丁栖息之所,遇有损伤,令其自行黏补,尚属理所应有。若城墙为阖城保障,况系飓风吹损,尤非人力所能施,即或偶有倾颓,自应知会地方官,勘明修理。岂可责令穷兵缮葺,致令扣饷难堪?从前办理原未妥协,或克星额匿不具报,欲借此为名,从中染指。抑或曾经禀知该管上司,未为申转,事后诿过于下,皆不可不彻底清查。著传谕钟音、会同萨哈岱、即将此案实在情形,密访确查。据实具奏寻奏,提讯克星额。据称、此城建自雍正七年,上年六月。城墙被风吹损三十余丈,兵房坍塌百余间,随率佐领防御各官会议,缘城垣向未坍损,并无报修档案可查。而兵房损伤,向有兵丁自行修理之条。因派扣兵饷,委员承办。实未详禀,又检查该管上司署内档册,亦并无该员呈报修葺之事,至有无染指。俟提齐经手员弁,严究定拟,报闻。弥补琴江史的空白,值得研究。

  第八件事设立专项资金来维修水师旗营公所。浙闽总督钟音奏,福州驻防水师旗营,原为操演水军弹压防守要地。遇有坍损,理应勘估题修,但无公款可支,亦未便派扣兵饷。查将军衙门,向有操赏房租等项,为八旗办公之需。水师同属旗营,应请通融办理,至火药军械库、演武厅等处,亦系公所,均请归将军查明筹办,以杜派累。皇帝批示:自应免扣克兵丁之苦,但因此开冒销之路,则不可将此旨令将军衙门记明。

  第九件出旗为民。福州将军舍图肯奏,福州驻防汉军兵,出旗为民一案。前经军机大臣议准,暂行存留。遣闲散满洲人等操练,俟熟习者多,再行陆续改补等语。现将三江口水师营汉军兵弁,照原奏陆续出旗,但查驻防兵一千名内,甲缺尚不敷挑,实无拨往水师营操演之人。三江口水师营汉军兵弁,请照原议暂留。数年后,另户满州生齿日繁,俟其年力强壮,可得五十名时,另行奏请。以五十名为一队,前往水师营充补。如不敷,照原奏将汉军人等出旗,调拨闽省绿旗水师营,即以此缺挑补闲散满洲。由满员内,将可以弹压兵丁者,拣派一员,暂行遣往水师。令其操练,遇水师营员弁缺出充补。其水师营六百十名兵,照此办理。皇帝批示,著照所奏行。这个方案没有实施,琴江水师旗营官兵变动不大,只有水师协领一职自乾隆二十八年后,都是由福州满旗人担任。

  综上所述,乾隆皇帝是一个非常有作为的君主,通过福州将军的折子来了解琴江水师旗营的大小事,如果不是严重,一般不会下旨,只要在最后面朱批一下就行。他非常重视水师旗营的建设,事无巨细,皆要过问,其认真程度达到让人惊讶的程度。他在位六十年,他批示琴江事务达到九件,写入到清实录,这为我们研究琴江历史提供珍贵的史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