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长乐新闻网 >> 文学艺术 >> 正文

救 雀

http://www.clnews.com.cn  2014-01-10 08:40:23   来源:吴航乡情  【字号

  纽约的秋天是短暂的。在大雪融化后的冬日里,我喜欢坐在公园的长椅上晒太阳。那温熙的阳光,照在脸上,有一种酒后微醺的感觉。

  长椅背后,是玫瑰花圃。冬天的玫瑰被修剪得只剩零星绿叶的枝干,花丛下是腐叶沤成的松软沃土。有一天,我意外发现那儿有一个个小洞,有的深有的浅,以为是土拨鼠的“杰作”;倘若不是从洞里救出一只麻雀,也决不会想到那是它们干的“好事”。

  那天,我照例来到公园里,斜倚在长椅上,在阳光的轻抚下似睡非睡。这时,从花圃旁边的枫树上,扑啦啦地落下一群麻雀。它们拖儿带女,又喜欢“饶舌”,我的身旁顿时变得热闹起来。它们当然不会介意我的存在,不一会儿,就各自在花丛下忙碌起来,像母鸡刨食似地用脚、喙拨拉着松软的土层,不时啄食着钻进土壤里“冬眠”的虫子。也许是那些虫子太美味了,有的干脆就拼命地往前刨,那洞也越来越深,差不多将整个身子都隐没在里面了。要不是亲眼所见,你相信这世上竟还有会“打洞”的麻雀吗?

  别看它们浑身灰褐,有点呆头土脑的样子,但却是一群聪明的小家伙。有句俗话说,“早起的鸟儿有虫吃”,其实还应添句“聪明的鸟儿有虫吃”。我依然斜倚在长椅上,不敢有太大的举动,生怕打扰了它们十足的“吃兴”。

  忽然,耳边传来雀儿的惊叫。我循声望去,有个洞发生“塌方”,一只麻雀被埋在了里面。它还在挣扎,一动弹,洞顶的泥土又掉下许多,埋得更严实了。所有的麻雀早就吓得飞到枫树上去,在枝干上下跳跃,都不安地向下边探望。

  事不宜迟,我站起来跨过矮矮的栅栏,又听得树上传来一片紧张的惊叫声。我想它们一定是误会了,把我当成“趁火打劫”的了。我向它们挥挥手,说道:“别怕,我是来帮你们的。”我轻而易举地拨开泥土,不费吹灰之力就把那只雀儿救了出来。那小家伙惊魂未定,能感觉的到它浑身在颤栗。我张开手掌:“去吧,以后可不要太贪吃哦!”它扑打着翅膀向伙伴们飞去。

  不知它是否会听懂我的话,脑子里又掠过“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的警句,回望花丛下的洞口,似乎都是自掘的“陷阱”。

  (作者 陈金茂)

相关新闻